马甲无数,一个不写段子、不写高八、专注清水正剧二十年、脑洞清奇的汉子

艾子9火影同人小说连载/完结专用,不作其它用途

同人/原创小说完结专用lofter:艾子不是矮子
aizi9songsang.lofter.com

胡霍衍生连载/完结专用lofter:艾子
(胡霍衍生鲍薄《远山》已完结)
songsangscx.lofter.com

韩娱同人完结存档专用lofter:潜水
qianshuiaizi9.lofter.com

所有作品版权归艾子9个人及个人社团§艾子不是矮子所有
不定时断更,填坑时间不定,入坑需注意

↓可搜索文章标签

© 怂桑
Powered by LOFTER

[雷火]容差

这篇文前期手写手写又懒得写居然也写了有一个月然后今晚一口气码了五千_(:з」∠)_ 为何我总是那么作死。。。


嘛,火影ol……应该也算作火影的同人(?)所以同人的同人……嗯XDDD稍微有点乱


反正我一直觉得火主好萌好萌好萌QAQ就算被虐成狗也一直没舍得转职,直到后来决定要为组织做点贡献后才放弃了最爱的火主(捂脸

雷主的话也是神,比其他四主都要小(此处强调火主),长得高,又成熟,卧槽基因哪里不对了吧喂,这让我不YY都难_(:з」∠)_

正好组织里也有一个妹子萌这两个主,然后我脑洞就开了,然后这篇文就出现了嗯……

总而言之一句话,脑洞填上了,我可以放心躺了



然后关于昨天转发时候说的浏览器问题0.0 今天发现都是那个“由谷歌提供的广告”把页面遮挡住的,不过谷歌浏览器因为有广告屏蔽插件所以才没有显示,我把谷歌浏览器卸载装了360依然不行=-= 简直卧槽了这种流氓程度简直让我叹为观止

目前还没找到解决办法,一天不解决我LO的功能就一天不全,但愿能早日找到方法吧orz




艾子不是矮子:

作者ID:艾子9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容差》

原作:火影忍者ol

CP:雷火

写于2015.5


  “该死的,你想干什么?”

  昏暗静谧的树林里忽然响起了一声低吼,该声音低沉有力,声线几乎没有多少起伏,却能明显听出其中蕴含的愤怒。

  “怎么了,你有本事打我呀。”

  又一道声音响起,与先前那道有着显著的不同——清澈悦耳,是独属于十四五岁少年的清亮。他的语气中满是不屑,以至于本好听的音色似是染上了一层怪异的色彩,让人莫名全身发紧,诡异得很。

  接下去便再没了声音,无论是对话声亦或是喘息声,仿佛方才还在的人就此凭空消失了一般。随即,一道黑影飞快在树叶的间隙中闪过,没有发出任何的细小动静声。

  ※

  黑夜是隶属于木叶暗部第三暗杀小队的一名队员,代号为“刃”,以精准快速狠戾的暗杀刀术而闻名遐迩,但最让他出名的,则是与刚上任不久的六代火影旗木卡卡西相同的原因——黑夜在进入暗部时,年仅十三岁,可以说是继六代火影后时隔将近二十年的一名少年天才。

  然而这名在木叶少女中拥有极高人气的天才,此时正处于一种难以启齿的烦恼中。

  事情还要从三天前说起、不、准确说来和时间似乎没有太大关系,是要从一个人说起。

  那人名叫红莲,是黑夜在忍者学校时的同期,当然,此种关系还能再进一步说明——他们二人于毕业后被编入了同一个上忍的小队,也就是说俗称的伙伴关系。

  小队直到黑夜进入暗部后方才解散,自那之后红莲便升上中忍并进入火影塔成为了一名书记官,直属火影为火影工作效劳。

  他们在分道扬镳后就很少见面了,偶尔戴着面具的黑夜会作为暗部代表去火影塔报告工作,只有那时才能远远地看红莲一眼,除那之外两人几乎没有任何交集。

  所以,不论黑夜怎样绞尽脑汁冥思苦想,也想不出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得罪了红莲,乃至于……被莫名其妙的在树林中困了一夜。

  说来也可笑,已在暗部工作两年了的天才黑夜,竟中了一名中忍并不算高明的幻术,且在对方说出那句“有本事打我”的话后,他发现自己居然作不出任意有效的反驳,甚至于有些小小的不属于他的惊慌,一时之间不知所措,好半晌反应过来时,才见面前的人早已没了踪影。

  三天前的那一次,使黑夜那面无表情的冷脸在这两年中第一次有了变化,即便仍旧隐藏在模样怪异的面具之后,即便处在那少有人烟的树林中,即便……没有一个人看见。

  所以他很烦恼,为了红莲,也为了自己。

  ※

  红莲从火影办公室走出,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呼出,而后扬起了一抹微笑。与黑夜神采挺拔面容成熟不同,同龄甚至于虚长几个月的他单从外貌来看总会让人误认为比实际年龄要再小上一两岁,说是少年真不为过。

  他今天心情不错,提心吊胆好几天的事总算得到了解决,此时此刻就是有讨厌之人站在他的面前,他大约也可以和颜悦色地亲切招呼。

  于是……红莲看到了那个在不远处背光站着的身影。

  他嘴角的笑容猛地一僵,当机立断地转过身,权当自己什么都没看见。他一直都是这样一个一有事就把头缩回保护壳的人,三天前他有胆量去“挑战”黑夜,不代表现下头脑清醒的他仍旧胆敢在对方一切都正常的时候找死。

  要说当时他如何能够得手,的确是因为黑夜见是他才放松了警惕的缘故,一是熟人,二是实力,从任何意义上来讲红莲都不是会让黑夜忌惮的人。简单来说,两个人的实力就相当于鸡蛋与石头的差别,两者相碰,结果显而易见。

  红莲朝火影塔内部走得飞快,余光瞥见身后紧跟着的黑影后心情就莫名有些烦闷,不由得用上了在室内行走所能达到的最快速度,利用地利优势在各个房间中快速穿梭,企图甩掉那个阴魂不散的家伙。

  会造成现在这幅光景,红莲承认这都是他自找的。黑夜虽不是个会时常记仇的人,可就凭他能为一张悬赏状而追着通缉犯几个月不罢休就可以看出其人的毅力,这一点红莲不能说深谙于心,至少也是略有耳闻,因此若不是前不久听火影大人说了那件事,他也不会冲动之下就做出了那样的举动。

  不过真要搞清事件的关联,最后大概只会得出是他多管闲事的结论,因而他现在很后悔,非常后悔,纵然这只不过是在被追得满心烦躁时才出现的想法——他有意地将真实想法压在了心底,说到底是不想在这种时候无端心软。

  有种人,就是喜欢把真心的关怀隐藏在别扭的表情之下,以不自然的表现和举动来表达自己的关心之意,俗称傲娇。

  而红莲,恰恰就是这样一种人。

  从窗户跳出,红莲谨慎地竖耳分辨着后方的动静,确定没人跟来后才放下了心,舒展开紧绷已久的身体,准备从附近一条小路离开,没想就在他转身的瞬间,一道黑影以极快的速度竖在了他的身后。

  而这人,正式被红莲冠以阴魂不散称号的黑夜。

  “……”

  “……”

  两人沉默的对立仅持续了一秒,下一秒红莲便想都没想下意识地转过身就要再次溜号,然而一旦距离黑夜如此之近,加上又处于室外开阔的空间里,他便再没了优势,才不过抬起一只脚,后领就被死死地拽住了。

  “你跑什么?”黑夜面无表情地微启嘴唇,不带一丝感情地吐出了这么一句话,似是看个小丑般充满种对于弱者的怜悯。

  “疯子!快放开我!”红莲挣扎着从忍具包里取出一把苦无,努力扭着身子凭感觉抬手就往黑夜脖子上刺去,他不认为自己这种水平在纵使是狗急跳墙兔急咬人的情况下会提高到能够伤了对方的程度,顶多不过是为了能起到一点威慑,好使黑夜放开自己罢了。

  却没想面对来势狠厉的苦无,黑夜只是面不改色地侧过头,并移动手变换了个部位继续制住红莲,微微蹲下身便有惊无险地避开了,反倒是攻击方的红莲因用力过猛,一个没站稳就撞到了黑夜身上,幸好后者眼疾手快地将他抱住,这才免去了两人一同摔倒在地的“悲剧”。

  红莲的身材非常较小,这也许不是个形容男性的词汇,甚至于他本人也对自己的身形相当厌恶,然而尽管他总是会做关于体型方面的锻炼却并没有多大效果。总而言之,此时被高挑的黑夜抱着,就像是家长将孩子完全包在怀中一样,对红莲来说简直是个羞耻值满点的姿势。

  “……混蛋!”他涨红着脸把苦无抵在黑夜的脖颈处,浑身僵硬,从内而外散发出一种尴尬的气息,“快放开我!……该死的!”

  “不行,你得先和我解释清楚!”黑夜似是根本没察觉到红莲的窘态,将他抱得更紧,明明是无比亲密的动作,可配上他的表情和话语却处处显着怪异,“你之前为什么要那么做?我需要个说法。”

  “说……说法什么啊!”红莲的内心蓦地生出一股慌乱,连忙稳住有些许发颤的声线,板起脸,没让黑夜察觉到一毫端倪,“就是突然想袭击你了怎么有?你还想打回来不成?”他装出一副硬气的模样,用满不在乎的口气反驳了回去。

  “……”黑夜沉默了一会,忽地腾出一只手捏住红莲的下巴,将他低着的头用力掰起面向自己,“我不信,你做事从来不会毫无理由。”

  这一动作使两人的面部距离拉至了极近,对方一呼一吸间所喷出的热气都被皮肤悉数感知,痒痒得仿佛有无数只小虫子在爬动一般,让红莲不自觉瑟缩了下,更进一步地贴紧了黑夜的身体。

  气氛在悄无声息间陷入了暧昧,即便这只是两个还算不上男人的少年。

  红莲双颊通红眼神乱瞟,独独不敢对上眼前之人的视线,他浑身有些无力,连对黑夜此举动做出抵抗都放弃了念头,安安静静地以这样一种姿势窝在后者怀中,一言不发。

  开始黑夜还奇怪他为何忽然沉默了下来,可时间一长,连他也被这散发着一丝不妙的气氛所感染,禁锢着红莲的双手默默地松懈了力气。

  他望着近在咫尺的红莲的脸庞,细嫩的肌肤泛起了些许粉红,并没有多成熟的稚嫩长相此刻全没了平时的气势,黑夜看着看着,倏地感到一阵口干舌燥。

  然后,他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在哪。

  于是在下一刻,他一把推开先前还紧抱着的红莲,并迅速跳远了几步,只留给后者一个背影,隐隐约约还能看到泛红的耳根,“我、我……你不说的话我就去找火影大人问,他一定会告诉我的。”说着,身形一晃就消失在了红莲的视线中,颇有种仓皇而逃的意味。

  徒留红莲一人呆滞地站在原地,而后,渐渐升温。

  ※

  “你说红莲袭击你了?”旗木卡卡西慵懒地打了个哈欠,努力把露在外面的右眼睁开了一条缝,一脸“好麻烦我想下班”的表情。虽然此时的他已不再拥有写轮眼,双眼都能正常使用,然而习惯使然,他仍然会在大部分时间保持左眼紧闭,看上去竟比过去更加提不起干劲。

  对于面前这个暗部少年旗木卡卡西是熟知的,毕竟是后辈,且继承了他当年的天才称号,再加上现任暗部副队长大和时不时地举荐,他不想知道都难。只是知道归知道,在这之前二人基本没有在私底下打过交道,像黑夜今天这般面具都不戴一身便装询问着“火影大人你知道红莲三天前偷袭我的原因吗”地冲进火影办公室的情况,旗木卡卡西还真是第一次见。

  不得不说,能使这个像当初的自己那般永远面无表情的孩子如此失态,旗木卡卡西是很乐于探个究竟的,连一向闭着的左眼此刻也睁开了半条缝,看起来总算有了些精神。

  “是的火影大人,请问是您下的命令吗?”黑夜思来想去,以红莲直属火影的书记官的身份,若不是出于自己的意志,那么接受命令的可能性相当高,而来源则只可能是火影一人。要找出一件事的发生的理由,自然是从源头寻找比较快。

  旗木卡卡西挑起眉,饶有兴趣地反问了一句,“哦?你这么确定是我?”

  这话使黑夜不由一愣,“其实并没有多确定,可是红莲从不会无缘无故就做出那种令人费解的举动,我才会猜测是您……我知道这想法很无理,所以非常抱歉。”

  “哦……”旗木卡卡西长吟了一声,意味深长地笑了笑。通过和黑夜的这几回合的对话,他就基本将前因后果整理了清楚。三天前红莲的确向他请过半天假,至于请假理由,他自然是心知肚明的。

  被对方带着意味不明笑意的眼神盯得浑身感到不安,黑夜垂下头,摆正姿势,显得更加拘谨,“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当然没有。”旗木卡卡西笑眯眯地否认,而后沉默了一会,又加上了一句“你也真是个傻小子……”,使得黑夜更是摸不着头脑。

  “你先退下吧,这事回头再说。”旗木卡卡西翻出行事历,装模作样地看了看,作出一副准备开始办公的假象,手上胡乱地拨弄着桌上的文件,嘴里还不停嘟囔着“好忙好忙”,好像真的有忙得多么不可开交似的。

  黑夜尴尬地站了一会,发现旗木卡卡西当真是不再理睬他了,只得默默行了个礼,然后轻手轻脚地离开了火影办公室。

  就在门从外被关上的那一瞬间,前一秒还“忙”得头也不抬的六代目火影大人忽然停止了根本从未进行过的工作,朝门的方向露出了个耐人寻味的笑容,接着,一声轻微的爆破声响起,白烟散去,火影之位上早没了人影。

  ※

  “这个白痴!笨蛋!迟钝的家伙!”随着一声声幼稚的骂句,间或会夹杂几声清脆的水花声。红莲坐在南贺川边的草地上,一边小声念叨着一边朝里扔着小石子,他的脸上还挂着仍未散去的红晕,看上去与其说是恼羞成怒,倒不如说是害羞过头,导致他做出了这般如同年龄倒退的言行举止。

  旗木卡卡西站在岸堤上看着河边的少年,蓦地像是穿越时光回到了过去一般,当年他班上那两个令人头疼的小子,也经常如此地闹得不可开交,然而在团队协作中,却又能表现出让人叹为观止的绝佳默契。像这样明明将别人放在心上关心得要死,可偏要用恶言恶语来否认自己明显到极点的心绪的人,远不止红莲一个。

  一想到那两个早已成为当今忍界最强忍者的学生,旗木卡卡西露在面罩外的双眼不自觉弯成了弧线——只要这两个年轻的孩子之间的羁绊足够强烈,以后也一定会成为强者的吧,要知道,忍者间心灵的牵绊,才是能够发挥出真正力量的基本。

  大约是感受到了身后的视线,红莲停下手上扔石子的动作,疑惑地回头看了眼,随即在见到对方显眼的火影帽后,惊得连忙原地站起了身,并慌张地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恭恭敬敬地鞠了个躬,“火影大人。”

  “怎么在这?”旗木卡卡西走到他身边,摸摸他的头,“一个下午没见你人了,我还担心出了什么事。”

  “非常抱歉让您挂念了……”红莲绞着手指满脸通红地站在他的手下,感受着来自头顶有如父亲般温暖的抚摸。他自幼丧失双亲,与黑夜等人一样都是在孤儿院中长大,虽然大家相处得如同亲兄弟姐妹,可毕竟还是没有得到过真正家人的关怀,尤其是来自于长辈的。

  他鼻子一酸,险些就不争气地落下泪来。

  “你这孩子,道什么歉。”轻拍他的肩,又拉他在草坪上坐下,旗木卡卡西的眼神里满是关心之意,“你看上去有些失落啊,能给我说说发生了什么事吗?”

  “……其实,也没什么……”一想到方才和黑夜的亲密动作,红莲的脸又不免再次一红,连忙低下头防止被敬重的火影大人看见,并支支吾吾地企图将这个话题跳过,“说起来火影大人,您为什么会在这?”

  这话反倒使旗木卡卡西神经一紧,顿时有些心虚。红莲怎么说都是他的书记官,除了负责火影塔的各种事书面工作,更重要一点便是督促和监督火影,他就这么一声不吭地翘班,总有种上梁不正下梁歪的意思。

  “呃……这个嘛……”他挠了挠脸习惯性想要打岔到在人生的道路上迷失这类有的没的的话上去,然而他还没说出口就发现面前的孩子似乎根本就没把多少心思放在听他说话上——简而言之,红莲走神了,并且是在火影的面前,这种情况换做以往任何时候都是完全不可能的。

  他略一沉思,很快露出了个了然的笑容。

  “红莲,刚黑夜来找我了。”

  “哦……啊?!”红莲刚顺势回答,忽感不对,猛然惊觉抬头望向旗木卡卡西,恰好对上了他含笑的双眼。心事莫名像是被看穿了一样,红莲满是心虚,“黑、黑夜找您……干嘛?”刚说完他就恨不得咬断自己舌头,这种说法,反而更有种欲盖弥彰的意味。

  “我想你知道的。”旗木卡卡西故意不正面回应,模棱两可地挑了挑眉,然后一下子把话题又扯远,没留给红莲一点反应机会,“三天前你突然找我请假,我想知道是不是你听到了暗部队长报告的缘故?”

  “诶?!”红莲浑身一颤,立刻坐立不安起来,可他还是强硬地压抑着自己的心绪,努力装出一副没事人的样子,“没、没有啊……”

  “是吗?可我怎么记得那天暗部队长正好提到过黑夜啊。”故意做出思考的表象,旗木卡卡西不论是在年龄还是阅历上都是实打实的老狐狸,远远不是红莲这等单纯的少年可比。

  果不其然,这句话一出,红莲本就通红的脸霎时就像被烧熟了般,整个人慢慢软了下来,将头埋进了膝盖中,只是嘴上仍旧倔强地否认着,不愿承认事实,“才没有呢……跟那家伙一点关系都没有……我说真的……”

  旗木卡卡西并不反驳他,只是笑得一脸无奈,就好似看到了他曾经那两个学生一般。

  ※

  三日前,是暗部队长向火影做例行报告的日子,其中包括了暗部的现发展状况,由火影决定是否需要增加人手以及拨动资金,还有暗部各分队队员的任务执行情况。由于暗部是与火影相独立的个体,加上暗部成员们做的都是机密任务,有很大一部分连火影都要保密,所以在任务报告方面,很多时候都是形式而已,暗部队长只会挑些不痛不痒的小事,而火影也是左耳朵进右耳多出。

  那天,在暗部队长挑中的任务中,黑夜当时所执行的一项任务恰好被列入了小事之中,被例行上报给了火影。

  黑夜是一名赏金猎人,可以这么说,他在暗部中接的大部分任务都与赏金有关,可以说他所在的小分队福利高于其他队有很大程度归功于他,他的追踪术和暗杀术总是能在追杀悬赏榜人头的时候发挥到极致,以做到百战百胜从未失手。

  也正是因为这样,暗部队长才没有将其当做一件多么重要的任务,就算上报给火影,他相信旗木卡卡西也是不会过多在意。

  事实如此,对黑夜追杀等级早有耳闻的旗木卡卡西并没将他放在心上,一如既往地应付了过去,虽然暗部队长有意无意地强调了一遍黑夜追杀的那个人有多么难缠多么危险,又是如何被列为S级叛忍如何上的悬赏榜,他都没有应声。那是他与暗部队长的默契,木叶村的明与暗他们各司其职,是断然不会因为什么事而互相出动人手。

  所以,那对他们来说只是一次普通的例行报告,与往常任何一次都没有什么不同。

  这当然是在旗木卡卡西忽略红莲也在场的前提之下。

  红莲并不知道火影和暗部队长有那样的无言约定,当他听到黑夜追杀的人是个闻名忍界的S级叛忍后整个人就被震吓得如同灵魂出窍。晕晕乎乎地站在旗木卡卡西边上听完暗部队长的报告,又晕晕乎乎地发呆直到报告结束,在暗部队长消失在原地后他方才反应过来,脑中迅速整理出了唯独记住的几个关键词——“黑夜”、“S级叛忍”、“S级任务”、“今晚出发”。

  在忆起最后一个关键词后,红莲已无法思考更多,只剩下“阻止他前去”这一个想法,他知道暗部出任务前一定会有情报提供任务对象所在地,无论多久,只要能拖住,等到时效性的情报失效那便是他的成功。

  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等回过神来时,他竟已经和旗木卡卡西请好了假并不知如何追踪到了黑夜并将他拦在了树林里。

  红莲至今还觉得那次能顺利得手一定是天时地利加人和,否则就以他和黑夜的差距,别说将其困住,恐怕连顺利近身都困难。当时成功的喜悦来得太快,甚至超脱了他的思维运转速度,以至于他根本没有反思为何会那样轻易。

  现在想来……这其中究竟有几分是他自己所做到的,还真是值得深思。

  ※

  听旗木卡卡西说当天的事要比红莲自己回忆更加羞耻,加上今日与黑夜的几番互动,一种连他自己都难以置信的结论渐渐在心中形成。

  “火、火影大人……我、我只是……”他结结巴巴想要解释,用最后一丝辩解来给予自己安慰。

  “我知道的。”旗木卡卡西拍拍他的头示意他冷静下来,接着笑道:“你只是担心黑夜会出意外,因为你们是伙伴对吗?”

  “……”这话虽然与红莲心中所想一样,可不知为何听着总有种虚假的味道,他不由得撇了撇嘴,不置可否。

  “你不承认?”

  “……并没有。”

  “那为什么这样的反应?”

  “……”红莲犹豫了下,眼睛呆滞地看着地面,他手中攥着的草茎早已被揉烂,青绿的汁液沾了满手。“呐,火影大人,我想问个问题……”

  旗木卡卡西挑起眉,“什么问题?”

  “你有在意过谁吗?”

  “你指的在意是指哪方面的?亲人的?同伴的?亦或是恋人的?”在意的概念太过模棱两可,旗木卡卡西虽然清楚红莲在疑惑什么犹豫什么,可他知道此时便是最佳点醒时机,便当即下了剂猛药,直接把他所无解的几种关系全部陈列了出来。

  红莲果不其然被吓了一跳,嘴巴微微张大,瞪着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他,“您、您在说什么啊火影大人。”

  “难道你要问的不是对黑夜的感觉?”

  “我才没有说过!”才退下去不久的热度再度泛起,竟比方才有过之而无不及,红莲拼命朝自己脸上扇着风,视线开始胡乱瞟动,“真是的,别吓我啊火影大人,黑夜只是我的同伴而已,没有其他层次的关系。”

  旗木卡卡西早料到了这个结果,耸了耸肩没有多丧气,“嘛,我只是想和你说,该正视内心的时候还是正视比较好。”

  “……什么意思?”

  “你刚才有问我有没有在意过谁是吧?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曾经有一个人令我非常在意,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他时时刻刻在我心中存在着?”

  “曾经?”

  “嗯,他死了,作为我心目中的‘英雄’。”

  “……”绝不是错觉,红莲居然能从旗木卡卡西被面罩遮挡了大半的脸上看出一丝落寞和自嘲,还有从语气中就透散出的苦涩。“……火影大人,一定与他关系很好吧?”

  “可不是,虽然一直是冤家路窄,甚至后来还当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敌人,可意外得是直到他为了我牺牲都没有恨过他,那或许也是一种命吧。”

  “这一定就是真正的伙伴吧。”红莲不自觉感叹,这样如同教科书般的羁绊,大约也只有火影大人这样伟大的人物才有资格拥有了。

  “不、并不是。”没想旗木卡卡西摇头反驳了他,“比起伙伴,我们的关系或许应该再进一层次,很可惜,当意识到那一点的时候他已经再也无法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无法向他传达我的心意,而我也看不到他可能会做出的反应。”他说着叹了口气,复又摩挲了下红莲稍微有些扎手的头发,“忍者都是过了今天看不到明天,谁也无法保证自己不会出现什么意外,所以红莲啊,活在当下珍惜眼前,你也拥有同样的羁绊,可千万不要错过了他。”

  “您是说黑夜?”

  “是的,我想我没看错。”

  “可是……”红莲正想驳回,却忽地发现自己没了辩驳的理由,好似在刚刚旗木卡卡西的一番话间,自己的想法就被潜移默化地改变了一样。

  言语的力量是可怕的,就好似现在红莲这般,愈发将自身代入进旗木卡卡西的故事之中。一个好伙伴、一个绝无仅有的羁绊,更甚者或许是那所谓的更进一层次的关系,红莲不敢想象,但又隐隐约约期待着,好像内心中有一颗火球在时刻燃烧躁动,牵引着他前往那未知的每一分每一秒。

  “啊黑夜。”旗木卡卡西的声音突然响起,叫着的正是此刻在他脑海中肆虐的家伙。

  红莲一个激灵,下意识地回过头,只见视线中一道黑影闪过,下一秒,那个听几百次都不带感情没有起伏的声线在他耳边缓缓流淌而出。

  ——“刚才的话……我都听见了。”

  ※

  旗木卡卡西溜了,留下二人在南河川河畔的尴尬气氛中面面相觑,自然,此处的尴尬只有红莲一人而已。

  “我刚才去找过火影大人。”黑夜从来就没有练就过察言观色的技能,除了刚才抱住红莲时的一瞬间不对劲,他从来不懂得什么是尴尬什么是冷场。

  红莲愣了半晌,才应了一声:“……哦。”两人的距离很容易让他想起几个小时前的场景,百分之百的思维有百分之八十用来神游,仅有百分之二十在勉强应付着与黑夜的对话。

  “火影大人什么都没告诉我,但我觉得有蹊跷,就悄悄跟了过来,之后就听到了你们的谈话,虽然对偷听火影大人我感到多有得罪,但既然谈论的是我,即便犯了戒律我也必须知道。”
“……这话你应该去和火影大人说,他已经回火影楼了。”

  “无妨,过几天我会亲自去向火影大人请罪,现在找的是你。”

  有那么一瞬间红莲认为自己一定是神经搭错了,导致他听到黑夜这句话下意识转身就跑,对黑夜心里有鬼的念头纵然是百分之二十的思维也能够准确处理,并将逃跑的指令下达给身体。

  他逃跑的水平一向不怎么样,既然白天在火影楼里那样的完全地势有利的环境下都没能将黑夜甩掉,更何况现在这种视野宽阔的陆地?

  自不必多说,跑了还没几步,红莲的衣领就已经被人从后拽住了。

  “……咳、咳咳……你怎么就那么喜欢揪衣领,我迟早有一天……要被你勒死。”红莲挣扎着双手抠着勒住脖子部分的衣领,不住咳嗽,光看样子就知道绝不好受。

  黑夜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没能说出,抓着他衣领的手默默放松了力道,另一只手则向前探去,握住了红莲的拳头,改为以这样的方式制止对方的行动。

  红莲的双手都还在衣领处,被黑夜这样探过来握住,就像被他从背后单手环住了脖子一般,两人的距离再次贴到了极近,且更加暧昧。做出这一动作的人显然没有吃一堑长一智,当然也可能是过度迟钝,似是觉得一只手还不够,竟又加上了另一只手。

  这下子,根本就不是看着像,而是红莲真的被他环住了,一个标准到不能再标准的背后抱,他做梦都想不到会在这种情景下发生。

  “喂你做什么!”被这么一吓,红莲发呆用的百分之八十思维瞬间全部回归,差点就失声惊叫。

  只听得对方的回答十分平淡:“你又要跑。”

  “你不抓我我会跑吗?”

  “你不跑我会抓吗?”

  完美的反驳,令伶牙俐齿的红莲一时半会也说不出话来,只得气哼哼地“嘁”了一声,扭过头连余光中也不想让黑夜出现。

  黑夜紧了紧手臂,也不知是真无知还是故意为之,他以身高的优势将下巴搁在红莲的肩上,前胸与他的后背紧紧贴在一起,安静之下连对方的心跳都清晰可闻,“扑通扑通”的一声又一声,渐渐的,连频率都趋于一致。

  红莲总算冷静了下来,原本害羞中带着愤怒的情绪已然转变为了沮丧,“喂,你究竟要怎样你说嘛,我让你打回来还不成。”

  “与那个无关。”

  “那到底是什么!”

  “我……我不知道。”黑夜莫名地语塞了,而后呼吸猛地变得粗重,红莲能明显感觉到他的胸口大幅度起伏了几下,才终于调整回来。“我就是……突然很想这么做……”

  “……啊?”

  “刚才抱住你的时候,很奇怪地很想多抱一会,后又听到火影大人说起你袭击我的真正原因,我就那么想了,大概是为了确认我心中的疑问。”

  “那……有确认好了吗?”不知何时,红莲的声音已放得极轻,连呼吸都小心翼翼,仿佛是为了不破坏此时此刻的气氛,从而维持住自己最安静的一面。

  “嗯。”黑夜应了声,松开了环抱。

  红莲仍旧保持着原先的姿势站着,头低低垂下,双肩不自然地缩了起来,“那么,结果呢?”

  “我、喜欢这样。”

  不带感情没有起伏的声音说得郑重其事,一点没有因为语句内容而感到不好意思,显得掷地有声。

  “……”红莲眨着眼愣了数秒才反应过来自己听到的是什么,不由一声轻叫,随后连忙伸出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瞪大着的双眼满满闪着不可思议的目光。

  他不知该怎样形容此时此刻的感觉,心中那颗燃烧着的火球仿佛成为了彗星,在撞击心脏地球的过程中经过摩擦形成了更加高温的火焰,最终,在内心炸开,形成了数不清的鲜艳火花,如同美艳的焰火,久久不息。

  长时间以来的自欺欺人在这一刻终于得到了解放,不是亲人、不是伙伴、当然更不是毫不相关的陌生人,红莲在意黑夜,从小就是,是将其当做心上人那般的挂念,无关其他。然而对方不知晓,他也不愿说,久而久之分道扬镳,二人一直行走在不同的道路上,没有交集没有同行,你当你的暗部,我当我的书记官,只要确认你我都安好,那便是最好的结果了。

  想起刚才旗木卡卡西对他所说的,活在当下珍惜眼前,红莲是记到了心里去了,无论黑夜为什么会突然开窍,又为什么会冲动地做出如此举动,那都不重要,对他来说,只要知道黑夜是他最重要的羁绊这一点,就比什么都要值得。

  至于以后会发展成什么样,来日方长,他一点都不急。单相思这种事,在双方互有好感的情况下,是很容易皆大欢喜的。

  “喂,你怎么了。”见红莲一直不转身,饶是黑夜也有些不淡定了,还以为自己不小心说了什么话又惹对方生气,那样的事毕竟以前发生过太多次了。

  “……没。”红莲飞快地抹了抹脸,若无其事地转过身来,“你看,这不是好好的?”

  黑夜的脸就在他的面前,红莲能很容易读出他眼中毫无杂质的感情——纵然黑夜杀人如麻,然而内心深处却依然如同一个孩子一般单纯无邪,好似一片平静如镜的碧蓝海面,从未受到过任何污染。

  而此刻,那片海面上,正倒映着自己的影子。

  得到了这个认知的红莲不由抿嘴一笑,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得意感油然而生,他对着之前还口口声声说着阴魂不散讨厌鬼的黑夜张开双臂,一边感叹着自己的多变,一边笑着问道:“不是说喜欢吗?要不要再抱一次?”

  话音未落,身体就被死死箍住,身材较为娇小的红莲就像被嵌在黑夜怀中一样被紧紧地抱着。

  鼻间充斥着对方身上传出的些微汗味,不算好闻,却让红莲有了种无以伦比的安全感。他将头靠在黑夜胸膛上,趁着对方不注意,偷偷撅起嘴在他心脏位置的衣服上印下一个轻吻,然后,心满意足地闭上眼,笑得一脸餍足。

  【容差·完】


评论 ( 2 )
热度 ( 5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