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甲无数,一个不写段子、不写高八、专注清水正剧二十年、脑洞清奇的汉子

艾子9火影同人小说连载/完结专用,不作其它用途

同人/原创小说完结专用lofter:艾子不是矮子
aizi9songsang.lofter.com

胡霍衍生连载/完结专用lofter:艾子
(胡霍衍生鲍薄《远山》已完结)
songsangscx.lofter.com

韩娱同人完结存档专用lofter:潜水
qianshuiaizi9.lofter.com

所有作品版权归艾子9个人及个人社团§艾子不是矮子所有
不定时断更,填坑时间不定,入坑需注意

↓可搜索文章标签

© 怂桑
Powered by LOFTER

[鸣佐]薯邻

这篇…嗯

就是前段时间脑抽

艾子不是矮子:

作者ID:艾子9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薯邻》


原作:火影忍者


CP:鸣佐


写于2015.4




  4月1日下午2点30分。


  只响了一次的门铃声成功打断了沉迷于书中内容的宇智波佐助的思绪,他放下书,应了一声,走去门口开门。


  按照他的猜想,外面的应该是宅急便配送员,虽然他完全不记得自己有订过什么商品,可换做平时除了配送员是没人会按响他家的门铃的。


  将门微微开启一条缝,宇智波佐助探出了头,意料之外没在视野中看到熟悉的宅急便公司的制服,倒是一身干净利落的休闲装以及身着着它的主人正落落大方地站在他的面前。


  他的视线从休闲装的部分向上移,缓缓移动到了面前之人的脸上,随后疑惑地歪了歪头——他印象中是没见过这么个人的,如果不是宅急便,那大抵就是什么推销员。


  那人与宇智波佐助的视线对上,立马咧开嘴,露出一个带着傻气的灿烂笑容,“你好,我是漩涡鸣人,从今天起搬来你的隔壁,请多指教。”说着,一直背在身后的手移至身前,宇智波佐助这才看清他手里拿着一包市价不过99円的薯片。


  “……”他鬼使神差地接过薯片,下意识地回复了一句:“哦,请多指教。”


  然后,缩回头,将本就只开了一条缝的门,一把关上。


  ※


  4月1日晚上9点整。


  看完整本书又意犹未尽回味了两遍而显得神清气爽的宇智波佐助,在撇头看到桌上随意甩着的那包薯片后猛然愣住。


  白天的记忆这时才回笼,这天是愚人节没错,但应该没人会无聊到开陌生人的玩笑,他听着隔壁不时传来的人声,终于确信了那间空着许久的屋子终于有了住客。搬家的动静绝不算小,从下午一直持续到晚上,或许也只有宇智波佐助这般心无旁骛之人才能将其完全忽略。


  他很纠结地拿起薯片看了半晌,复又纠结地扔回原位,而后靠着椅背一声不吭。


  对于一个脸盲症患者来说,要忆起一个人的长相是相当困难的事,宇智波佐助就是这么一个人,严重到了如果他父母不站在他跟前,他都无法将他们的面貌准确描述出来那般程度。


  仅仅七个小时不到,他就已经完全忘了隔壁那人穿的什么衣服长得什么样,甚至因为当时脑中还在回想着书中的内容,他连对方的自我介绍时报上的名字都完全没有记得。


  装模作样地思考了半分钟,宇智波佐助方才无所谓地承认了这一事实。在他看来这根本不是什么大事,他搬来如今的公寓已有一年,然而至今为止碰上其他住户的次数屈指可数,他不觉得自己会与隔壁那么有缘分到上演“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戏码。


  与一个不甚熟悉的陌生人,不记得对方的脸也叫不出名字,这并不奇怪。


  宇智波佐助很快便释然了,然后再也没看那包薯片一眼。


  ※


  4月5日上午11点20分。


  宇智波佐助准备去便利店买今日的午饭,很难得地在上午就出了门。


  他不是不会做饭,只是做饭这事在他看来很没必要,花半个小时一个小时的时间做出来一顿饭,仅仅十几二十分钟就全部下肚,这种时间比例对他来说是难以接受的,与其浪费那半个一个小时,还不如跑趟便利店来得轻松。


  穿好鞋,走出门,关上门,一会的工夫,宇智波佐助摸摸口袋里的钥匙,习惯性地确认无误后就迈开步子往车棚走。


  车棚是在公寓楼的侧面,走至那要经过一条窄窄的走廊,一侧是毗邻的自有房邻居家的花园,另一侧则是一楼住户的房门。每层楼都只有三间房,他的家是在一楼的最里一间,去到车棚只有短短十米左右,是个很容易就能看到公寓外景象的距离。


  于是,才出门的宇智波佐助,看到一个人骑着辆自行车飘飘然停在了公寓外,随即与之对上了视线。


  那人很眼生,不认识——他的第一反应是这个,便只当对方是住在这的某一住户的熟人,没多想依旧绷着脸面无表情地朝外走。


  走到接近车棚的地方,那人似是停好了车,正往里走,恰好与宇智波佐助面对面站定。他微微垂下头,靠边让开了身子,谁知那人竟没有走动,朝他点了点头,并打了声招呼。


  这一声于宇智波佐助来说远比对方的脸要熟悉,他立刻意识到这位就是刚搬来他家隔壁的新邻居,立即条件反射似地点头问好回去。


  这是他们第二次见面,也是第二次说话,不算多,但也超过了最少的数。


  只是,宇智波佐助仍旧没能记住对方的长相。


  ※


  4月6日下午5点30分。


  距离去打工的时间还有十分钟,宇智波佐助忽然觉得有些饿,在家里找了一圈只找到了那包被扔在桌上的薯片。


  他打工的地方是一家料理店,像他这般性格的人会做一个跑前忙后的服务生实在是让他的朋友们难以想象,曾多次被质疑是否影响了料理店的客流量。可实际上除却他不会笑也不会大声吆喝对顾客们都像欠了他债一般的态度外,他干活还是很卖力的,不仅没有使客源流失,更是因为那张现今流行的冰山脸而招揽了不少附近初高中女生的生意。


  用红牌来形容也不为过。


  他慢悠悠地拆开薯片,顺手拿起一本读到一半的书,两不耽误,就算是十分钟的时间他也能达到最高的效率。


  第一片薯片入口。


  宇智波佐助只觉书上的字好似在一瞬间模糊了一下,嘴巴中爆出的味道和口感让他无所适从。那是种很难形容的感觉,就好像是吃到了什么过期食品一般。


  他默默看了眼保质期,暗想应该是自己太久没有碰过这类垃圾食品的缘故。


  继续往嘴里塞薯片简直是和书本上密密麻麻的文字在做斗争的过程,不说嘴里涩到发苦的味道,光是那一波波强烈到眩晕的冲击力也足够让他后悔拆开这袋薯片很久。


  秉着不浪费的原则,他合上书,闭上眼,心一横就将剩下的几片一股脑塞进了嘴巴。


  刹那间,如同灵魂出窍。


  宇智波佐助飘离的魂魄在半空中得出了隔壁住户口味奇特以及便宜没好货的结论。


  一嘴薯片嚼碎咽下,意识回归,正好40分,他捂着被齁到发疼的嗓子,站起身拍拍屁股就出了门,朝料理店出发。


  ※


  4月13日晚上22点30分。


  又是打工的日子,也是快要下班的时间。


  宇智波佐助在忙着服务完料理店几拨客人后,终于有了可以喘口气的机会,到下班前的半个小时内,大约都是这么一个状态。


  依旧是穿梭在餐桌前点菜传菜,与平时没有变化,唯独不同的,是在一桌前经过时,被毫无预兆地叫住了。


  他弯下腰,问顾客有什么服务。


  这桌只有两位顾客,开始很奇怪,也不说话,只是抿唇微笑着,宇智波佐助跟着应付似地扯起嘴角僵硬地笑了笑,正想再问一遍,却没想其中一位打断了他的即将开口的话。


  店里很吵,说话声不大的话很难听清对方在讲什么。他只是看着顾客的嘴巴开开合合着,然后从断断续续的只言片语中提炼出了“公寓”一词。


  他眨眨眼,不解地“嗯”了一声。


  顾客似乎有些尴尬,又重复了一遍,于是这回宇智波佐助听到的单词中,又多了一个“薯片”。


  他还是没有理解。


  这回就不仅是尴尬了,还有显而易见的委屈。


  “我给过你薯片,你不记得了吗?”


  “……抱歉,不记得了。”


  “就是我搬家那天,给过你薯片。”


  “……哦,是吗。”


  “你不记得了吗……”


  顾客撇下嘴角,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让宇智波佐助着实于心不忍。只是……薯片什么的,他根本没什么印象,最近也没怎么吃过……等等!公寓、搬家、薯片?


  他稍稍瞪大眼,虽然面无表情的脸上依旧看不出什么情绪,“你是住在102房的?”


  顾客大约没想到会得到回应,立刻喜形于色,点头如捣蒜,“是啊是啊,还记得我那包薯片吗?”


  “我……”宇智波佐助还没说完,那头老板娘就催命似地喊他了。他不得已略带歉意地欠了欠身,离开了桌前。


  这些事只发生在短短一分钟没到的时间内,直到重新端上餐盘,宇智波佐助才意识到自己遇上了什么人。


  他的邻居,刚搬来没多久的邻居,刚搬来没多久连脸都不记得的邻居,在他打工的料理店里,遇见他了。这是怎样一个巧合,比起他最开始设想的“抬头不见低头见”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


  最关键是,对方一眼认出了他,而他,根本不记得。


  仗着距离远,宇智波佐助偷偷地往那头瞄着打量那位邻居,再次在心中感叹人脸真是世上最难记忆的东西——即便邻居他有着一张很是俊俏的面庞,但在宇智波佐助眼里,仍然是属于可以过目就忘的那种。


  左右看看没人注意着,他蹑手蹑脚地移动到了邻居那桌前,对方一看到他,眼睛刷地变得晶亮。


  “抱歉,我不太擅长记人脸。”宇智波佐助先行开口,做了个抱歉的手势。


  邻居摇摇头,“没关系,想起我那天给过你薯片吗?”


  “……嗯,现在想起来了。”那个神奇的味道宇智波佐助就是想忘也忘不了,看着面前之人期待的目光,他压制住了就要出口的吐槽。


  “太好了!”邻居兴奋地叫了一声,脸上忽地绽开笑容,带着无与伦比的傻气。


  这个笑容莫名地与宇智波佐助深埋在记忆中的那张笑脸无比吻合地重叠在了一起,就仿佛他忘了脸忘了声音忘了名字却独独记住了笑容一样。


  这个认知让他有些窘迫,却不可否认的是心情由此变得十分愉悦。


  ※


  4月14日上午9点整。


  前一天晚上打工到深夜的宇智波佐助还在熟睡中,却被急促的门铃声扰了清梦。


  他是有起床气的,被以这种方式叫醒,他会毫不夸张地拿把刀横在吵醒他的人的脖子上。


  气势汹汹地将门一把推开,也不顾会不会就此弹到门外的人,从床上走到门口这段时间酝酿在肚中的话已然脱口而出:“这大清早的吵什么吵!会不会按门铃啊!”


  回应他的不是人声,而是塑料袋摩擦的声音。


  宇智波佐助微微一愣,仍旧闭着的眼睛睁开了一条缝,眯眼看向门外,没想映入眼帘的,竟是一堆颜色熟悉的包装袋。他想到了什么,猛然瞪大眼,震惊地上上下下扫视着那一堆突兀的99円薯片,以及站在门外被薯片挡住大半身体只露出一张脸的邻居。


  “你……做什么?”宇智波佐助的嘴巴有些干燥,他紧张地伸舌润了润嘴唇,一脸希冀地看着对方。


  对方没出乎他的预料,先是傻笑了两声,然后将手中那一堆令他惧怕无比的神奇口味薯片举到他的面前,“上次可能是礼物太少所以你没能记住我,所以我重新拜访一次。你好,我是新搬来你隔壁的邻居,我叫漩涡鸣人。”


  起床气的余波早在看清薯片口味时就消失无踪了,宇智波佐助抽搐着双手将那堆薯片接过,低下头不忍看邻居兴奋的表情,低声说了句“谢谢”。他想同第一次时一样,出其不意关上门,就可以打断这种尴尬气氛,然而这次他失算般地把门开太大,开合全由对方掌握了去,他试着够了一次门把手没够到,接着便僵着身体伫立在门前,用头顶对着邻居的脸。


  对方不动,他也不动,就看是哪边愿意先打破这沉默了。


  “……咳,那个……”好半晌,邻居清了清嗓子率先开口,可以看出他是一个很难沉住气的急性子,“就是想问问……你叫什么?我们会相处很长时间,所以……交个朋友吧?”他一边说着,一边紧张地拼命挠着后脑勺。


  “……”宇智波看看他,又看看手中抱着的那堆口味奇特的薯片,忽然“噗嗤”一笑,但下一秒立马又恢复了往常的冷面。“我叫宇智波佐助,请多指教。”


  “宇智波吗……好帅气的姓诶!”


  “……是吗。”


  “是啊是啊!”邻居兴奋地用力点头,接着说出了句让宇智波佐助往后数十年都无法忘却的话:“我们是朋友了呢!佐助君!”


  看着对方脸上毫无杂质的纯粹笑容,宇智波佐助握着薯片包装袋的手猛地紧了紧。


  他已经有太多年没交过新朋友了,性格问题使然,很少有人愿意主动接近他,向邻居这般的人是他暗暗期盼已久的,从未想过会在那样不知情的情况下就到来,他想这一定将成为他人生中一个新的转折点的。


  这么想着,似乎连手中那些能够令人灵魂出窍的诡异口味薯片都变得顺眼起来了,宇智波佐助勾起嘴角,腾出一只手伸至邻居面前。


  “你好,朋友。”


  对方一愣,随即本就咧得够开的嘴又拉开了更大的弧度。他一把握住宇智波佐助的手,并用力握紧。


  “嗯!”


  ※


  4月30日下午1点20分。


  半个月来才解决了一半薯片的宇智波佐助决定将剩下一半交予邻居漩涡鸣人解决。


  【薯邻·完】



评论 ( 1 )
热度 ( 45 )
  1. 艾子不是矮子艾子不是矮子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怂桑
    这篇…嗯就是前段时间脑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