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甲无数,一个不写段子、不写高八、专注清水正剧二十年、脑洞清奇的汉子

艾子9火影同人小说连载/完结专用,不作其它用途

同人/原创小说完结专用lofter:艾子不是矮子
aizi9songsang.lofter.com

胡霍衍生连载/完结专用lofter:艾子
(胡霍衍生鲍薄《远山》已完结)
songsangscx.lofter.com

韩娱同人完结存档专用lofter:潜水
qianshuiaizi9.lofter.com

所有作品版权归艾子9个人及个人社团§艾子不是矮子所有
不定时断更,填坑时间不定,入坑需注意

↓可搜索文章标签

© 怂桑
Powered by LOFTER

[鸣佐]止步(ABO)-26

今天似乎是我发文一整月的日子?


最近忙得飞起,脚不沾地真的_(:з」∠)_

四月一号那天日子太特殊,本想更新来着,实在有心无力

昨天的话= = 码字码到一半睡着了,今天一大早自动醒过来继续码,这一章前后时间有三天内容可能有点莫名其妙嗯嗯

发完后我马上就要去学校了,下午新生入学式要去组织呢_(:з」∠)_

话说已经一个月了呢,开学之前完结似乎有点困难了,好吐艳啊orz


昨天火影新OP帅爆了,果然我樱哥是男神!!TUT

ED的柱斑也赞赞赞!!!!!!

然后我去买了新上市的《樱秘传》,特么看了个开头看了个结尾我就再也不想翻了,滚鸡巴蛋的佐樱你妹啊!!

别以为封面把我樱哥画得女神了她就是受了!!!(重点在那吗喂

我樱哥总攻雄起!!!!!!


=================


宇智波富岳果然遵守承诺,没多久就将春野樱的资料传到了宇智波斑的手机里,末了还带上了私人的一句叮嘱——

“看完切记要删除。”

宇智波斑撇了撇嘴,很不屑地“嘁”了一声,“让他办件事还这么怂,宇智波的气势在他身上不知是发生了什么变异。”

“那个孩子是谁?”千手柱间凑过头与他一起盯着手机那小小的屏幕。

“一个姓春野的小户人家的孩子,以前和佐助还有漩涡鸣人在学校里是队友。”这样出生的人根本入不了宇智波斑的眼,若是平时他连赏眼都懒得,更别提让人大费周章地查资料了。食指按上锁屏键,手机屏幕顿时一片漆黑,他将手机扔进口袋,拽着千手柱间就往大路的方向走,“去拦辆车,往财务省去,反正佐助和漩涡鸣人应该一时半会也没法完事。”

“嗯我知道。”那事到底是什么事,千手柱间心知肚明,也就顺着宇智波斑的思路,在路边伸手拦了辆出租车,并报上了财务省的目的地名。

漩涡家在首都处于的地段非常好,距离各个政府机关都很近,他们在坐上出租车后连首程都未坐满就到达了地方,这使宇智波斑这一族地在郊区的宇智波祖宗级人物心情大好,甩下一张票子说了声“不用找了”便下了车,直到千手柱间随后跟上时他还看到司机一脸呆滞没反应过来的表情。

不管怎样,碰上这样一个另类的任性乘客,也算是这位司机的别样经历了,千手柱间在心中默默为他哀悼了下,而后快步跟上了宇智波斑的步伐。

宇智波的身份就是出入所有场所的一张门票,宇智波斑只是拿出身份卡一晃,财务省的门卫就毕恭毕敬地将他放行了——他不仅是宇智波,还是宇智波的祖宗辈,不是省长以上的人物还真就一个都怠慢不起,虽然他只是一个小小的门卫,可好歹工作于机关部门,拿的是国家钱吃的是国家饭,对于这些约定俗成的东西自然是无比了解。

或许是他通过内线联络了内部人员,两人刚走入大楼就有接待人员在门口等候,躬身询问来意。

千手柱间刚想客气地回答,却被宇智波斑暗暗伸手拦住。

“我们找财务省长,麻烦叫他出来。”他双臂抱胸,毫不客气地对着接待人员命令道,如此没有礼貌颐指气使的态度,竟因他本身不怒自威的气势,令人莫名产生了股臣服之感。

接待浑身一震,下意识地低头弯腰,唯唯诺诺地应了一声,“我、我知道了,请宇智波先生稍等。”

看对方小跑着走开,千手柱间长长地“哦”了下,一脸耐人寻味,“你这招倒是不错,走哪都能通用。”

宇智波斑嫌弃地瞥了他一眼,“你要是不把白痴表露在脸上也能做到这一点。”

“……”知道自己这是又被嫌弃了,千手柱间小声哀嚎着将额头搁在了他的肩上,蹭来蹭去权当撒娇。宇智波斑被他这一举动激得浑身鸡皮疙瘩,赶忙将手肘往后以捶,在感到附在身上的体温源离开后才松了口气。

虽说大厅里人不多,但并不是没人在注意他们,千手柱间可以神经大条地无视所有人,不代表他也能那么厚脸皮——不仅是方才在族地外亲密接吻那般,就连这样的小动作他都难以心如止水地接受。走到哪都霸气外露的宇智波祖宗,居然会如此在意他人的目光,这话说出去大概谁都不会信。

被揍的人乖乖站直了身体,和他保持了一段距离,眼巴巴地望着后脑勺,期望他会回头看自己一眼。自然,这种期望很快就被财务省长的到来打断了。

一般说来,无论是哪个政府机构的高层人员,在未经预约的情况下是不会轻易见客的,然而正因宇智波斑拥有宇智波这张万能“令牌”,别说是他们请求觐见,几乎是对方冲下的楼,身份地位完全颠倒了过来。

“宇智波先生,欢迎来财务省。”省长差不多四十多岁中年的模样,看起来是个老实人,但宇智波斑还是敏锐地从其眼中发现了一丝精光,那是心底极有城府的人才会拥有的眼色,就算不是什么贪官污吏,估计也是耍手段的高手,不可不提防。

他握住了对方伸在自己面前的手,佯装友好地微笑着晃了晃。“我们是来找你了解一件事的,还希望你能如实告诉我。”出于为了在开始就震住对方的目的,他没有使用敬语,腰板亦挺得笔直,和身前点头哈腰的人对比,更像是一个来此地视察的领导。

“是是是,请宇智波先生直说。”省长连忙点头,显得异常殷勤。

宇智波斑刚想开口,忽地用余光环视了周围一圈,在瞥见些不善的目光以及几个不知何时间全部朝向了他们的摄像头后,露出了个了然的笑容,把即将脱口而出的话猛然一转,“我想,说之前我们是不是应该换个地方?”

“……”省长很明显地愣了愣,随即立刻将头垂得更低,“我……知道了,宇智波先生请随我来。”

后者点了点头,装作没看到他脸上一闪而过的复杂神情,撇过头假装欣赏大厅布置,完全无视了他暗自的咬牙切齿,省长对这般类型的人物毫无办法,只得强忍着转头带人去向接待室。

前面的人因各种情绪交杂而走得如同蜗牛爬,宇智波斑一路跟着昂首挺胸,倒像是闲庭信步了。

一进入接待室,千手柱间立马在他细微的手势指示下将门关起,然后切断了室内墙角架着的两台摄像机的电源。

省长一怔,“宇智波先生,请问这是要做什么?”

“没什么。”宇智波斑拉开一张椅子,优雅地坐了上去,并翘起二郎腿,千手柱间很自觉地站到了他的身后,“在我说来意之前,倒是有个令我相当好奇的问题想问。”

在他的目光注视下,心理再强大的人都难以自持,省长不自觉咽了口口水,“……请说。”

“听闻财务省长年逾花甲,今日一见竟如此年轻,当真想问问你的保养方法啊。”他眯起眼睛,话锋蓦然一转,“我怎么就不知道原来财务省还有玩傀儡政权的喜好?说!真正的省长在哪!”

“……你是看出什么了?”“省长”抬起头,方才的唯诺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种俾睨天下的狂傲,“猿飞那老家伙在省长的位置上坐了那么几十年早就该下了,我不过是动用些手段把他的权利都架空了而已,这应该是人之常情吧?”

“人之常情个屁!”宇智波斑不屑地啐了一口,“你有那个本事自己不去争取?走这种歪路真是有病!”

“从出生起就比别人高人一等的宇智波是不会理解的,拼搏了那么多年上面却时时刻刻有个糟老头子压着你的感觉。”“省长”冷哼一声,“我也不要求宇智波先生能感同身受或者立场交换,只是要你知道这个感觉不是人人都可以忍受,就比如说我。”

“你……”宇智波斑正要回话,千手柱间突然点了点他的肩膀,并弯下腰凑到了他的耳边。

“现在别说太多无关紧要的事,刚才他说省长是叫猿飞,如果没错的话应该是我们千手世交的猿飞一族族人。”

这个提醒很及时,宇智波斑立刻将外露的情绪收起,微微皱眉,“那你知道他们有谁在财务省工作吗?”

“猿飞这个家族很特殊,斑你或许有过耳闻,他们近九成的族人均是在政府工作,可以说是当代唯一的从政家族,所以我无法判断财务省是有哪几个猿飞在此。”

这句话如同醍醐灌顶,宇智波斑一个怔愣,飞快抬头扫了眼站在他面前的人,继续和千手柱间配合着手势耳语:“那你说,会不会这家伙也是个猿飞?”

后者摇了摇头,“我刚才注意观察过,但是看不出来什么,猿飞族人的特征不是很明显,不当面质问就不清楚。”

“……嘁,这麻烦。”原本只是为了来找出财务省给科研中心批资金的原因,却没想卷入了这疑似家族内斗的纷争,这让宇智波斑不得不深感烦躁。他抓了抓永远梳不顺的头发,抬眼看了看这个可能也姓猿飞的篡位人士,决定尽早远离那漩涡,就如同千手柱间所言一般,与他们无关的事没必要多加深究下去,“关于你和省长的纠葛我不想了解太多,就直说我今天的目的好了。”

对方没料到他话题转变那么快,但没有太过表露出来,只是微微点了点头,“请说。”

“我听说有个国字头的机构叫做科研中心,正受到国家扶持在做一些研究,还想问问是否是你们批下的资金?”

“……是有这么回事。”

“很不巧,那个机构现在在做的一件事,与我们宇智波家族有了冲突,还望告知……他们究竟是什么人啊……”他拖长了尾音,意味深长地看着对方。

“还有这事?!”“省长”的语气中能听到明显的惊讶,宇智波一族的地位不言而喻,与宇智波交恶是没人会做的蠢事,那个科研中心严格说来正是经过了他的手,但没想到他们竟在太岁头上动土,当真是胆大包天。“还请宇智波先生给我点时间,我现在就去找科研中心的人求证。”

宇智波斑伸出手做了个“停”的手势,“不,你不必亲自去,把他们叫来就行。”

“……” “省长”沉默了几秒,显然是在做强烈的思想斗争。一方面是与宇智波的公关问题,若是不处理好可能会导致更严重的结果,而另一方面,便是他私人与科研中心的交易,一旦被发现,后果将不堪设想。最终,他咬了咬牙,“我知道了,我这就把人叫来这里。”

说完,他转身出了门,远远能听到他交代下属的声音。宇智波斑给千手柱间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悄悄打开门注视着外面的一举一动,一旦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就立刻明哲保身走为上。这个假冒“省长”的疑点很多,就算宇智波斑是宇智波一族中最位高权重的人,也难免吃亏于急红了眼的兔子,真要有什么危险的话,继续留在这里可不是什么明智的决定。

好在他们所担心的事并没有发生,“省长”吩咐完后就又回到了会议室,只是手中还拿着一叠资料。

他将资料推至宇智波斑身前,“这是科研中心所有的资料,还请过目。”资料,自然是用来应付外界的那一版本,早已经过了数次检验,他有绝对的自信,谅宇智波斑再明察秋毫,也看不出其中的端倪。

后者结果资料打开,第一页是关于科研中心的简介和研发项目介绍,他直接跳过,向后翻到了成员介绍页,千手柱间凑过头,刚看到了一个头像就疑惑地“诶”了一声。

“怎么了?”宇智波斑回过头看着他。

“这个人……我知道。”他指着排在所有人物最前的一个,手指有些微微蜷起,语气也变得犹疑不定,“可他不是……”他话说到一半便自我否定地摇了摇头,“奇怪……”

千想万想也不会想到,科研中心的领头人竟是他曾经熟知的人,此时此刻千手柱间的脑中就只剩下了一个念头:

——怎么会是他?


TBC(时隔好久_(:з」∠)_


=======================


那人是谁我想应该都能猜到(??


这个博开了算起来两个月不到,真正更文就只有一个月时间,粉丝两百被喜欢超一千真的非常感谢(虽然现在每一次更新热度都好低_(:з」∠)_

以后会继续努力哒www射射各位支持


嘛,时间快来不及了没法唠了我得去学校了orz

诸位有缘今晚见(什么鬼

评论 ( 3 )
热度 ( 6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