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甲无数,一个不写段子、不写高八、专注清水正剧二十年、脑洞清奇的汉子

艾子9火影同人小说连载/完结专用,不作其它用途

同人/原创小说完结专用lofter:艾子不是矮子
aizi9songsang.lofter.com

胡霍衍生连载/完结专用lofter:艾子
(胡霍衍生鲍薄《远山》已完结)
songsangscx.lofter.com

韩娱同人完结存档专用lofter:潜水
qianshuiaizi9.lofter.com

所有作品版权归艾子9个人及个人社团§艾子不是矮子所有
不定时断更,填坑时间不定,入坑需注意

↓可搜索文章标签

© 怂桑
Powered by LOFTER

[鸣佐]止步(ABO)-17

加量放送(根本没加多少好吗


今天想要吐槽的事太多了- -

首先


假!期!学!习!就!是!个!鬼!啊!

妈蛋老子特意背了一书包的书回家想要准备考级的啊!结果呢!两个月!就翻了一次!!

作息时间也从原先两三点睡到了现在的八九点睡啊!!毛线鬼啊!!

还有几天就要回校了生物钟怎么办啊!!!!!!


然后!


妈蛋EMS是神啊!

今年315虽然没曝光你们可我知道你们是收敛了,至少从江西寄到河北只用了三天!

可是!

他妈的收件地址写的是江苏啊你寄到河北干嘛!!!

这中间差了十万八千里好吗!!!

给跪了我还有四天就要走了求给个活路啊!!!!


最后!


尼玛蛋为什么我还有四天啊四天啊四天!!!!

在家里每天睡觉睡舒服了老子不想回校了啊!!!

这文毛时候码完我都不知道回校了我该怎么办啊啊啊啊啊!!!!!


(手动再见


======================


“我不懂你的意思。”

“不懂没关系,我可以慢慢解释,只要佐助君愿意听我说的话。”

他显然意有所指,宇智波佐助一听闻,心中想要立刻离开的蠢蠢欲动之感渐渐平息了下来。他的确是有些坐不住了,面对这样一个深不可测的人他已然察觉到了自己毫无胜算,最终必定是被牵着鼻子走,与其得到那样让他无法接受的结果,倒不如早早找个借口一走了之,却不想这心思竟被看得透彻,让他顿时有些无地自容。

“您……请讲。”

波风水门看着这个和自己儿子一般大却要成熟得多的青年满意地笑了笑,也不急着回答,伸手打了个响指,传唤服务生点了两杯咖啡后方才放松地朝后靠在沙发背上,“黑咖啡,没问题吧?”

宇智波佐助微微撇过头,不去与之笑眯眯的视线对上,“无所谓,我不爱甜的。”

“这倒和鸣人差不多,他最喜欢吃咸拉面,口味遗传自他母亲。”

“……是吗。”

“是啊,所以说你们还是挺有缘的。”

说到现在的毫无意义的废话,总算有一句是搭上边的了。宇智波佐助愈发不解,垂下的双眼中闪着的神采一变再变,这种慢节奏的谈话他非常不适应,想要抢回主动权又没那个实力,不由有些焦急。

“佐助君,是有急事吗?”听到对面传来了这样的疑问,他忽然一阵气馁,烦躁地抓起了头发。他能感觉到波风水门好整以暇的态度,仿佛吃准了他会否定一样——而事实上,他也的确会那样回答。

“……没,不好意思。”

波风水门轻笑了声,说了句意味不明的话:“不用道歉,咖啡马上来了。”

话音刚落,那头服务生手拿托盘,端着两杯咖啡便走到了他们桌前,“您好先生,您要的黑咖啡两杯。”

波风水门接过,绅士地点头,“非常感谢。”

服务生退下了,桌前又只剩下两人,宇智波佐助还没来得及放松的心立刻又紧绷起来。将一杯咖啡推到他面前,波风水门从桌边拿起一包奶精朝他晃了晃,“要加这个吗?”

“不用。”宇智波佐助下意识回应了一声,随后又觉不妥,遂加上了解释,“我不爱吃甜的,原味就好。”

“嗯,可以理解。”波风水门耸耸肩,将手中那包奶精放回原位,“既然佐助君喝原味,那么我也一样吧。”

“……”将头完全低下嘬饮咖啡的宇智波佐助仗着对方看不到他的表情,便将眉头完全蹙起,脸上表露的是他自己都没见过的狰狞。

这个男人究竟要干什么?找他来又是什么目的?不知道!他统统都不知道!!

他很想就这样摔下杯子大声质问,可他做不到,身为Omega的他自踏出家门后就养成了生性多疑的毛病,人前人后都小心翼翼尽力减少自己的存在感,只是为了不使自己的身份不曝光天日。所以那样的想法,也仅仅是想法罢了。

“佐助君。”忽然,波风水门放下杯子,将双臂交叠撑在桌沿,上身稍稍向宇智波佐助靠近,并轻轻唤了他一声。

宇智波佐助猛地一震,不自觉地后靠,努力维持着面无表情,然而瞪大的双眼却是出卖了他内心的不安。

“你一定在疑惑,我今日找你的目的,是吗?”波风水门脸上的笑容是完美的,更让人有种这是面逼真的伪装面具的错觉——他能轻易看透别人,而别人却无法看清他的真面目。

宇智波佐助强使自己的心平静下来,微微颔首。

“其实很简单,我今天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见见你这个让我儿子魂不守舍这么多天的人,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

就这样?宇智波佐助皱起眉头,眼中是满满的不相信。“很抱歉,让你失望了。”

“不,我没有失望。”挑起眉,波风水门看向对方的眼神忽而柔和了,“佐助君,经过刚才的一段对话,我大概能理解我儿子的想法了。”

“……什么意思?”

“你的气质很能吸引人,我就这么直说了,你能理解吧?”

宇智波佐助抬眼反问,“所以,你想说是我勾引的鸣人?”

“我可没这么说。”波风水门哈哈大笑,与此同时将逼得极近的上半身退了回去,舒舒服服地靠在了沙发上,“看来你还是没有理解是什么意思,不过没关系,我们可以慢慢谈。”

“……”

“嘛,有一点前提很重要,我想必须要直接和你说明才行,也免得你胡乱猜想。”他顿了顿,瞥了眼若有所思的宇智波佐助,脸上的表情倏地收起,“佐助君,根据我从卡卡西和小樱那里了解到的信息来看,我儿子是喜欢你,当然他本人并不知道自己的心思,全是凭旁人的观察得出的结论。哦对了,在此说明,卡卡西是我以前的学生,你不必奇怪为何我会认识他。”

“……不可能。”先前还砰砰直跳的心在听到这个所谓的“前提”后,蓦地平静了下来,宇智波佐助几乎是不假思索就做出了回答。“我和鸣人充其量就是个五年没见过的老友,他没有可能喜欢我。”

“你真这么想?”

“……没错。”

“那好,我就回去明确告诉鸣人,佐助君根本不喜欢他,也好断断他那单相思。”说着,作势就要起身。

宇智波佐助置于桌下的手猛地攥紧,显示着他此时内心的波动,可脸上却还是波澜不惊,“等等,您刚才说那只是前提,我想要知道后面的。”

“哦?”似是听到了自己想要的回答一般,波风水门嘴角勾起,迅速坐回沙发,“你有兴趣,是吗?”

“……”宇智波佐助隐隐觉得自己是被耍了,那种感觉非常强烈,就如同一开始发现自己等级不如对方高时一样。“就当……是吧。”说实话他很不甘心,但他确实对接下去的话感到好奇,不得不压制住自己的情绪。

“那好,我就说给你听听。”波风水门轻点头,“如果说要从哪里开始的话……大概得从我得知了他喜欢你一事后,虽然卡卡西和我明确保证过他那个结论不会有错,但我依然担心会不会是他个人看法,便又联系了小樱,也正是从她那得到了很多信息。她告诉我说,鸣人变成那样一蹶不振的样子有一部分是她的责任,因为鸣人不清楚对你的感觉而被她狠狠质问了,那个时候她只想着发泄心中不满便没有注意语气轻重,等回过神来后鸣人已经两天没上班了。”

“……”

“小樱做出了和卡卡西一样的保证,说鸣人一定是喜欢你的,只是他要何时才能明白自己的内心这一点很难以预料,大约只能靠着旁人提醒,不过佐助君和他认识那么多年,应该也知道他是个情商智商都不算高的小子,要他理解对你的感情,恐怕很难。”

“所以呢?你找我的目的是为了让我们两个见面,使他开窍??”宇智波佐助嗤笑一声,笑得十分鄙夷。

波风水门摇头,“当然不,我的确很想那么做没错,可是出于一些原因,那是种不实际的做法。”

宇智波佐助挑起眉,静静等着下文。

“据我所知,佐助君是个Beta吧?”

“是又如何?”

“在这里我先道个歉,为了了解佐助君,我有私下去调查过你,并去你所在的工作室拜访过,很巧,我们家一个侄女也在那里就职,你一定认识,叫漩涡香燐。她是个Alpha,你也肯定知道,漩涡一族无论男女基本都是Alpha,科学家解释可能是其基因原因,总而言之漩涡的族人和我们不太一样。”

宇智波佐助打断他,尽量忽略了在听到自己被调查后产生的恐慌和愤怒,只问了一句话:“你要说的是什么?”

“你先别急,听我说完。”波风水门没有被打断后的不快,极有风度地微微一笑安抚着他,“你们宇智波一族也是历史悠久的家族,想必你知道在过去大型氏族除了少有的政联姻外,为了血统纯正,往往会采取族内通婚的手段,漩涡一族也是如此。然而他们由于Alpha居多,能生育后代的Beta及Omega极为有限,走投无路只得自我进化,在经历了不知多少年后,漩涡的女性Alpha终于有了生育能力,正如你所想,你认识的香燐,以及鸣人的母亲,皆是漩涡一族的女Alpha。当然,在如今现代,古系氏族普遍没落的今天,已没有多少人会遵循组训族内通婚了,大家都强调婚姻自由,你说对吧?再者,漩涡的女Alpha虽然有生育能力,可她们终究还是Alpha,自不愿意屈居人身下,以至于越来越少有女性Alpha愿意和其他男性Alpha结婚并生儿育女,她们那曾经延续着家族香火的特殊身体,在现在这个社会中几乎处于被遗忘的地位了。”他说到这里,表情突然一变,让听着听着就不由得全神贯注起来的宇智波佐助怔了怔。

“请问……是发生什么变故了吗?”

“可以这么说……我是个Alpha,相信你能看得出来,刚才也提到过,鸣人的母亲正是那样一位能生育的女性Alpha,而鸣人,他是近三十年间唯一一位两个Alpha的后代,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波风水门的声音中透着落寞,与方才持续的强势状态判若两人。

宇智波佐助察觉出这里面一定是有什么内因,却猜不透,只能摇头。

波风水门惨笑一声,接着开口,“大概在五十多年前吧,我父母亲那一代,人们的性别意识还相当保守,再加上那时候国与国之间时不时会发生些摩擦,各边境对身体强壮有力的优质男性Alpha非常渴求,漩涡一族的Alpha在当年可谓是抢手货,每支军队都以拥有漩涡的Alpha而自豪。可漩涡的Alpha虽说因为是两个Alpha所生各方面都要比普通Alpha优秀,但数量却不算多,根本不够军队所需。那要怎么办呢?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他叹了口气,“佐助君你一定无法想象,那个时候每个Alpha与Omega都有专门的登记系统,一等Omega进入第一次发情期,负责登记的部门就会将其配给适合的Alpha,为了生出最优秀的后代。那种配对是强制性的,不容拒绝,好在当时人们的思想还处于国家要他们往左就绝不往右的程度,Omega们远没有今天这样开放,同样不能出门,却能通过电视互联网之类的载体寻找自己的中意对象……总之,通过部门配对的Alpha和Omega们,大部分是没有感情的,他们就像完成任务一般,生了一个又一个后代,Alpha长大后一律择优劣汰,优秀的送去军队,一般的与Omega则与先代一样进入等级系统,等待着他们的配对对象。”

“……然后呢?”

“世界是从四十多年前开始和平的,各国都开始从边境大批地撤离军队,我国也是如此。没有了征兵的需要,再加上随着社会的进步,人们的思想时刻在发生变化,配对制度是在三十八年前正式废除的,那之后就进入了恋爱婚姻自由的时期,我刚才所说的,漩涡一族近三十年没有过两个Alpha的后代,正是受了那时的影响。这些年来,很少有人还记得漩涡的女性Alpha有生育能力,而她们与男性Alpha结合生下的后代又有多么强大,所以一开始我和鸣人母亲结婚时,并没有考虑太多,直到鸣人诞生……”他突然顿住,脸色非常难看,双拳紧握着摆在桌上,似是随时都会用力砸下一样。

半晌,波风水门才缓过来,大喘了几下,“抱歉,每想到这里我就会有点激动……”他满含歉意地看了眼宇智波佐助。

后者摆摆头,表示谅解。

“鸣人诞生后不久,我还记得很清楚,就是满月那一天,我们刚抱着他从医院检查身体回家时,发现家楼下停着辆从没见过的越野车,开始我们没有在意,可就在上楼走至家门口时,看到有两个陌生人正在那里等着。他们自称是国家科研中心的,事后我四处去问过,科研中心的前身正是当年为Alpha和Omega配对的那个部门,他们在被名义上废止后,并没有停止对强大Alpha的研究,不知怎么就得知了我们两个Alpha产子的消息,并找到了我们家。他们的来意很简单,是为了采集鸣人的基因,同当年一样注入数据库,一方面是研究与普通Alpha的不同之处,另一方面他们虽然没说,但我大致能猜到,大约是为了替他寻找最适合的对象。”

“……”

“我说到这里你能明白了吗?佐助君,鸣人的情况比你想象中的都要复杂,他是不可能拥有平常人的婚姻自由的,也许这一生都要受到监控。”

宇智波佐助蹙起眉,“那你当时为什么不拒绝?”

“你太年轻了。”波风水门叹着气摇头,“他们虽然名义上是废止的,但能存在至今显然是受到国家的扶持,我们作为平民百姓,是没有那个能力与国家做抗争的。”

“那你就这么接受了?”

“……我别无他法,那是摆在我面前唯一的路。”波风水门紧了紧拳头,咬牙将心中因往事而翻腾的酸楚压下,重又看向宇智波佐助的眼睛,“佐助君,你知道我要说的是另一件事,请你不要逃避。”

“……”

“宇智波家族大概是当代唯一仅存的对婚姻严格管制的家族,与你一样是Beta的带土都成天因为不满家族中的规矩而不愿回家,严格程度可想而知,说不定不亚于科研中心对鸣人的关注。”

宇智波佐助很想反驳自己不像宇智波带土那样有精神病,但家规严格却是事实,况且他似乎已经能猜到对方接下来要说什么了。

波风水门深吸了口气,缓缓吐出,闭眼了一会复又睁开,“……所以佐助君,为了鸣人好,也为了你好,你们两个以后就都不要再见面了,虽然我很欣赏你,如果你们没有那么多需要顾虑的因素在的话,你一定是我儿媳妇的理想人选。”

“……”宇智波佐助莫名有些五味杂陈,明明是他意料之中的结果,可不知为何心情一点没有放松下来。他甩了甩头,将那种奇怪的情绪甩开,而后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正巧,我也在想如何避免与鸣人见面,既然您都这么说了,那就再好不过了。”他站起身,躬了躬身就要告辞,却被波风水门叫住。

“你不把咖啡喝完吗?一点也不甜。”

“不用了,我怕晚上睡不着觉。”他回了一句,往前走了几步忽然回头,“还有,我并不喜欢鸣人,所以不存在‘为了我好’这个概念。”

波风水门只是举了举手中的咖啡杯,“究竟喜不喜欢,你心里清楚。”

这句话简简单单,但就在一瞬间将宇智波佐助的内心搅得慌乱。他急急低下头,说了声“告辞”后便快步走出咖啡厅,直至站在街边闻到了飘散在空中的淡淡尾气味才冷静下来了少许。

一直紧握着的手心早已汗湿,就仿佛是从什么炎热的地方离开了一样,他举起手,失神地盯着掌心错综复杂的纹路,久久没有反应,如同伫立在街边的一尊雕塑。

喜不喜欢漩涡鸣人?

他缓缓抬头,望着远方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目光有些涣散。

这种事,谁知道呢。


TBC(这里也要持续咆哮状态!!!


===================


是的你们没有看错!!!

就是那么狗血!!!!!!

岳父亲自出马不是为了撮合而是要拆散啊!!!!但是没有霸气地甩下一沓钞票有木有!!!因为根本没有人家有钱啊!!!!!

我真的脑子不正常了不要理我!!!!

啊啊啊啊啊让我再咆哮一会!!!!!!!

评论 ( 21 )
热度 ( 10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