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甲无数,一个不写段子、不写高八、专注清水正剧二十年、脑洞清奇的汉子

艾子9火影同人小说连载/完结专用,不作其它用途

同人/原创小说完结专用lofter:艾子不是矮子
aizi9songsang.lofter.com

胡霍衍生连载/完结专用lofter:艾子
(胡霍衍生鲍薄《远山》已完结)
songsangscx.lofter.com

韩娱同人完结存档专用lofter:潜水
qianshuiaizi9.lofter.com

所有作品版权归艾子9个人及个人社团§艾子不是矮子所有
不定时断更,填坑时间不定,入坑需注意

↓可搜索文章标签

© 怂桑
Powered by LOFTER

[鸣佐]止步(ABO)-15

今天比之前都早- - 


其实本来应该能更早的orz

昨晚被迫住在了亲戚家,我想得好好的这不是我自己家应该也没那么多能让我分心的东西,肯定能半夜就码完

。。。事实证明我图样图森破了

呵呵

十二点半的时候,码了一千多字,比前几天都要早,然后我放心去刷B站了(手动再见

然后到四点,码到两千多了,我又手贱去看新闻了(再次再见

等刷完新闻五点多了。。。又去玩了会网页游戏

呵呵呵呵

世界再见


======================


能够看出那人是谁春野樱也很感意外,明明对方的样貌已和她印象中五年前的少年大有不同了,无论是身形亦或是气质,乃至于在远处隐隐约约看到的面庞。也许还是那初恋情结在作怪,不管何时何地都能让她在第一时间认出那个曾在她心头占据过多年的人。

她忽地了解了那日漩涡鸣人在遇见宇智波佐助后的一系列不正常举动,即便她早已知晓了那人的再次出现,仍会不自觉地悸动,假若当时在街上偶遇的是她,大抵会比漩涡鸣人表现得更为颓废。这是没办法的事,宇智波佐助这个人,在五年前甚至于十年前就深深地被刻在了他们的心底,不管时光如何变迁,那一块装有朋友的纯净之处是永远不会改变的。

宇智波佐助慢慢走远了,似是从头到尾都没看见他们一般,春野樱心情复杂地转头望了眼漩涡鸣人,本以为他应该是满脸愁容或是准备动身追上去,却惊讶地发现他表情没有半分变化,只是方才还断断续续勾勒着粗线条的手此刻移动得飞快。她有些好奇地凑近一瞧,竟看到一个速写的宇智波佐助的形象跃然纸上,服装和动作,均是刚刚他走过时的样子。

“……你什么时候学会画画的?”比起漩涡鸣人的无动于衷,显然这不像是初学者的画工更加引起了春野樱的好奇。

“刚刚。”漩涡鸣人停下笔,凝视着自己在极短的时刻内完成的速写,声音不似往常那般清亮,“看到他的那一刻,我就觉得应该要画下来。”

“所以就照着本能画了?”

“嗯。”

“……”

不知为何,春野樱忽感少许的沉重,这种莫名的情绪突如其来,使她看着漩涡鸣人的目光更为乱杂了。

“鸣人你……想清楚对佐助君的感觉了吗?”

她很希望能听到肯定的回答,正如她这段时间的期许一样——春野樱不求两人关系缓和的进展得能有多顺利,但至少在漩涡鸣人对宇智波佐助的感情认识上,她期待着如她所愿的变化。

话语一出好似石沉大海,没有引起一丝的涟漪。

漩涡鸣人仍旧在端详着他画中的宇智波佐助,同先前一样面无表情,由内而外散发着一股冷然。

春野樱稍稍地失望了下,紧了紧手中的笔,丧气地坐回了原先的石头上,面对着画纸上凌乱的线条目光不由恍惚起来。她也想画出宇智波佐助的模样,但仅凭刚才短短的一分多钟她已然对景象记忆不清了,而漩涡鸣人,竟能在没有任何绘画基础的情况下将其还原,光从这一点来看,她业已输了个彻底。

她轻轻地苦笑一声,摇了摇头,这大约就是初恋与在恋的最大区别了——虽然从本质上来说,两人都没有成功。

气氛再度回到了一开始的状态,也是两人之间持续了多天的尴尬和沉默,春野樱并没觉得有何不妥,只是还是有些不适。她将头靠在画板上,准备闭目养神一会,好度过这令人难熬的氛围。

“……我还是不知道。”

就在她刚闭上眼的那一刻,原以为今天不会再开口的漩涡鸣人竟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

春野樱愣了有四五秒的时间,才终于反应过来他说的究竟是什么,这无疑是和在明确告诉她此路不通时发现前方障碍物被清除了一般无二。她猛地抬起头,带着些激动带着些紧张,目光炯炯地看向旁边,“还是不知道,是指哪方面的?”

漩涡鸣人摇了摇头,“大概是我不知道自己对他的感觉,也大概是我不知道他对我的感觉,还有你对他的感觉。”

这绝对是近期春野樱听到的最长的一句话了。

“你还在介意我先前说过的话吗?”她是这么问的,语气中带着些许的愧疚。

“我想要不介意,可是做不到。”漩涡鸣人垂下眼,表情深沉得让人陌生。“明明我和佐助的确发生过些什么,但现在却陌生如路人,你说得没错,是我自己造成的,我辜负了你的期望,是我对不起你。”

“……你他妈的在说什么?!”春野樱猛然拔高了音调,一把揪住了漩涡鸣人的衣领,“所以你现在是想告诉我,你考虑了这么多天最终得出的结论是你他妈的对不起我?!听着漩涡鸣人!佐助君他不是物品!我们之间也不存在交易!你以为你对不起我什么了?!”

他的思维方式让春野樱完全理解不能,一时间怒火上头,恨不得立刻打他一顿让他好好反省下。

“可是你喜欢他!”

漩涡鸣人给出了这么一个让她又好气又好笑的答案,没有揪着他领子的那只手倏尔攥紧,差一点就朝他脸上招呼了上去。

“你倒是说说,喜欢是什么意思?嗯?”春野樱冷笑着挑眉。

“不就是对一个人小鹿乱撞整日心心念念的么。”漩涡鸣人“嘁”了声撇开头,“你真当我情商低啊。”

“不是真当是就是!”春野樱准备已久的拳头终于挥了出去,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脸颊上。漩涡鸣人闷哼一声,依着惯性跌倒在地,狼狈地俯趴在了草坪上。

他摸了摸被一拳揍肿的脸颊,出乎意料地没有反应。

春野樱没打算放过他,将其从地上拽起,再度挥出一拳,不过这回没松手,被揍的漩涡鸣人没有摔到地上,只是在她面前无力地别开头,露出满脸红肿。她又捏住他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面对着自己,“我来给你分析分析什么叫做喜欢。”她眯起眼睛,射出一道寒光,“什么是小鹿乱撞?你当年他妈的一看到佐助君就笑得跟个傻子一样就是!什么是心心念念?佐助君离开后你叨念了整整一年就是!你也真是够厉害的……不仅骗过了我还骗过了自己!”

“你在胡说什么!”漩涡鸣人忽地皱起眉头大声反驳,“我哪有骗你!我都不清楚的事你怎么会知道!”

春野樱松开他,点点头拍了拍手,“这个问题非常好,我是怎么知道的?的确,我在那天打你电话之前我还只觉得你对佐助君是占有欲,原因是我之前喜欢佐助君那么多年,被蒙蔽了双眼,才没将事情都看透。”她伸出只手制止了漩涡鸣人的话,“这些天,我每天都在懊悔每天都在回忆,也正是得此原由,我才能冷静下来彻底将自己的心绪整理清楚,也想明了许多过去完全没往那个方向去猜测的事。我告诉你,事实上我对佐助君的单恋已经结束了,所以你三个‘不知道’的最后一个完全可以去除,我对你来说不是威胁。”

这回漩涡鸣人抢在她手势出来之前便开口了,“你到底在说什么!什么威胁不威胁,你不喜欢佐助了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春野樱无视了他的问题,自顾自说了下去,“还剩下两个‘不知道’,我就再给你排除一个。你说你不知道对佐助君的感觉,可在我看来却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你能因为遇见佐助君就消沉那么久别告诉我只是因为他是你朋友,你会因为我说的话与我闹那么多天别扭也别和我说是觉得对不起我,我他妈的不信!你只是不愿往那个方向去联想,我说得可对?”她瞪了眼漩涡鸣人,“打从在学校里开始你就时常围绕着佐助君,以他为中心转个不停,是,我承认那个时候确实是天真了,对你怀有着嫉妒心,居然这当做了你对他的占有欲,然而实际上,那正是你对他喜欢的表现。你不懂自己为什么那么做,但不代表我不能领会,正是由于我也喜欢过一个人,所以更能感同身受地理解。”

“……”

春野樱蓦地叹了口气,放软了语气,“承认吧鸣人,我真的累了,因为佐助君,我们已经十多天没有好好说过话了你知道吗……”

漩涡鸣人垂下头,没有说话,就在春野樱以为依旧等不到回答打算放弃时,他开口了,“你很希望我承认吗?”

这话说得有些模糊不清,仿佛会因为春野樱不同的回复而决定不同的回答一般。春野樱蹙起眉头,狐疑地看着他,“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如果我说是的话,你会怎么回答?”

漩涡鸣人缓缓摇头,“不管你说是不是,我的回答都是一样的。”

“……”春野樱失望地合上眼睛,对改变她这位青梅竹马的观念第一次产生了放弃的念头。原以为漩涡鸣人再怎么顽固不化,终究还是能正视自己的内心,没想一切都是空谈。

伸出手将画取下拿至眼前,轻抚着画中宇智波佐助的脸庞,漩涡鸣人一改平时的大大咧咧,也不同于与春野樱冷战时的冷漠,脸上浮现出的是极为柔和的表情。

“其实你说的那些我都明白……只是我不认为那就是喜欢。”

听到他的话,春野樱惊愕地睁开眼并瞪得浑圆。

“或许是受我爸妈的影响,在我看来,喜欢一定是要在某一种场合突然产生的心动之感才算,而我对佐助,只有长时间相处下来的友情,并没有太过特殊的悸动,所以我想……”

“所以你想,那肯定不是喜欢,而你对佐助君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你当他是最好的朋友?”春野樱打断他毫无意义的废话,直指出了其中的要点。

“难道不是?”漩涡鸣人反问,直直地与她对视着。

“……”看着他的双眼,春野樱能明显感受到其中溢满的复杂的感情,她忽然间明白了什么。“你……到底在逃避什么?”

漩涡鸣人的眼神中出现了一丝波动,随即很快消失无踪,春野樱敏锐地捕捉到了那一瞬间——那是从未在他眼中出现过的,这更让她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你……一直以来都在伪装吧?”她小心翼翼地开口,略带探究地观察着对面那人每一丝表情和眼神变化。“你为何不与我说却仍然假装着自己原先观念的原因我不得而知,可你一定是早就想明了吧?”

漩涡鸣人些微慌张地避开与春野樱的对视,撇过头,“……为什么这么说?”

“矛盾太多了,很多方面。”春野樱伸出食指指着那张画,“我先暂且不说你对佐助君的敏感性,我相信在你彻底承认前你的说法永远都是一样的。同样是说‘不知道’,十多天前你连自己为什么会在见到佐助君后心神不宁都不知道,今天却可以和我辩解关于‘喜欢’的含义,当然这也许是我的说法给了你启发,但这正说明了你有在去思考,既然如此,对比你刚才前后的说法就更显得奇怪了,假如你真的只当他是朋友,这对急于否定的你而言没什么不好意思说的,完全不必绕这么一个大圈子来向我说明,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了……”她顿了顿,瞥见漩涡鸣人的面部瞬间僵硬了起来,“或许你是编不出接下去的借口了,亦或是为了让我放弃,这才急忙转变说法,而恰是你这一转变,才露出了破绽。”

“……”

“如何?你的想法是?”

“……我不想说。”

“所以我是说中了吧。”春野樱了然,也不再咄咄逼人地质问,向后退了两步给对方留出些放松的空间。“鸣人,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你能有事就找我商量,不是作为曾经的‘情敌’,而是站在与你并肩十六年的挚友的立场上……”说着说着她便放轻了音量,看着漩涡鸣人的目光几近于恳求。

又是一场令人窒息压抑的寂静,她原以为会像前两次一般在不经意间得到回复,然而这次却什么也没有等到。

也不知过了多久,漩涡鸣人轻轻说了句:“抱歉。”

他的确明白了自己的心思是没错,这也要感谢春野樱那一通骂如同醍醐灌顶般点醒了他。他漩涡鸣人,喜欢宇智波佐助,喜欢了接近十年的时间。

一旦了解了这种心情,他恨不得立刻找到宇智波佐助,就算是死缠烂打也绝不离开,可事实上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他有太多的顾虑,有太多需要周全的地方,算不上平凡的身份注定着他无法随心所欲地过活。漩涡鸣人表面上再单纯,他也是个古系家族的后人,心思远比普通同龄人成熟,他对自己受科研中心关注的事并不是一无所知,且无独有偶,担心的与他父母完全相同。自己是两个Alpha的Alpha儿子,宇智波佐助又出生于最繁盛的宇智波一族,无论他们本人意向如何,那都是段永远不可能开始的感情。

而他也了解宇智波佐助,那个人会伪装成Beta上学乃至于工作,绝不是一般得要强,那样的Omega是不愿屈居于人身下,做个只会发情浪叫没完没了生儿育女的笼中之鸟,那有悖于他的骄傲。漩涡鸣人尤记得上学期间曾和他谈至过有关于三种性别的差异,宇智波佐助说起Omega时满脸厌恶的表情令他记忆犹新——那不是做做样子而已,是他最为真实的内心表露。这甚至不用言明,即便宇智波佐助回应了他,单箭头也不会转折成为双。

知道远比不知道要更痛苦,但这大概就是成长的代价。他已经成年了,再不是当初只会一条道走到黑的孩子了,他清楚自己要什么,更清楚自己需要考虑些什么,头脑清醒到可怕。

所以,漩涡鸣人就算懂得在自己面前摆着的是哪几座无法跨越的山峰,他也不再会像小时候那般,与其没头脑地往前冲刺,倒不如做个明白人,及时止步,将一切都收于心底只为己知就好。


TBC(我昨天有没有打这个来着?


======================


内啥- - 果不其然的果不其然

今天还是没扯到佐助orz


_(:з」∠)_鸣人君的想法终于写完辣!

本来结尾部分想放在他们回工作室交画的,可感觉停在这里正好(?

嘛,别问我为什么进度这么慢 - - 没谈过恋爱的人表示绝不写现充!!就是要拖他们单身的时间╭(╯^╰)╮


然后,不出意外这文是不会有H的(任何一对

为了H看ABO的各位抱歉啦,随时撤没关系~~反正人也不多_(:з」∠)_

评论 ( 10 )
热度 ( 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