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甲无数,一个不写段子、不写高八、专注清水正剧二十年、脑洞清奇的汉子

艾子9火影同人小说连载/完结专用,不作其它用途

同人/原创小说完结专用lofter:艾子不是矮子
aizi9songsang.lofter.com

胡霍衍生连载/完结专用lofter:艾子
(胡霍衍生鲍薄《远山》已完结)
songsangscx.lofter.com

韩娱同人完结存档专用lofter:潜水
qianshuiaizi9.lofter.com

所有作品版权归艾子9个人及个人社团§艾子不是矮子所有
不定时断更,填坑时间不定,入坑需注意

↓可搜索文章标签

© 怂桑
Powered by LOFTER

[鸣佐]止步(ABO)-09

不到三点不码字现在变成了不到五点不码字

真是作死





其实前天根本没睡觉= =



话说粉丝终于满一百惹_(:з」∠)_(这人暗戳戳期盼好多天了

然后呢,本应有些福利,可是呢……



QAQ这不是两天没睡了我现在脑子已经有点不正常了所以要去睡了所以福利要不等被喜欢满1000时再说嘤嘤嘤?





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嗯(喂


==================


宇智波斑难得起了个早,这么说其实并不准确,应该是他难得醒了个早。

睡前还安安稳稳和他分别各盖一条被子躺在他旁边的千手柱间,不知何时钻进了他的被窝,四肢像八爪鱼一样均扒在他的身上牢牢缠住,饶是宇智波斑习惯了他那黏人的举动也略感觉气闷。

他本想小心翼翼钻开禁锢着他的怀抱尽量不打扰到千手柱间,可转而一想他都难受这么一晚上了怎么着都要给点好看,接着便毫不犹豫地一脚将千手柱间蹬开,好不容易爬起床后现在床边又是不留情地甩了一巴掌,谁知千手柱间竟只是梦呓般地轻哼了一声,搔了搔下巴翻了个身捞过一只枕头塞进怀里就又熟睡了过去。

“……”宇智波斑忽然觉得自己跟这人怄气真是幼稚透顶。

他翻了个白眼,转身走出房间,并在外用力把门拉上发出一声巨响来表达自己郁闷的内心,自然这声响对睡眠质量极好的千手柱间来说没有一点影响,反倒是把他隔壁房间的弟弟——宇智波泉奈吵醒了。

“哥……怎么了?”宇智波泉奈揉着眼睛从房门口探出个头,不住地打着哈欠,一副没睡醒的迷蒙样子,“又和姐夫吵架了?”

“什么姐夫!明明是你嫂子!”宇智波斑瞪了他一眼,“那家伙要是能和我吵就好了,也不知他怎么那么能睡,真恨不得把他立刻丢进河里。”

宇智波泉奈下意识地点着头,他本就没清醒,又一大早听宇智波斑重复这些几乎每天早上都要说一遍的话,催眠效果不能再好。至于千手柱间究竟是他姐夫还是嫂子这种事,他一点兴趣也没有,此时此刻,他最想的还是回到仍温热着的被窝再睡一个回笼觉。

好不容易等宇智波斑做完每日必修功课,把乱七八糟的发泄一通完毕,随后便嘀嘀咕咕地离开了原地。宇智波泉奈松了口气,轻轻拉上门,扑倒回了床上,不出十秒就发出了细微的鼾声。

——从睡眠方面来看,他和千手柱间完全旗鼓相当。

换做平时,宇智波泉奈也是宇智波斑的唠叨对象之一,不说到对方没了睡意决不罢休,可今天却有些反常,也许是起太早思维还没活跃开,也许是因为有更要紧的事要做才没来得及管他,总而言之是给了他一个绝佳的补眠机会。

宇智波斑今天是为了他答应宇智波佐助的那件事才早起的,虽说他所谓的帮忙绝对没安好心,但说到底后者同样是个宇智波,更甚者,和他最爱的弟弟长得极度相似,所以在他的心中是任何都无可比拟的重要家人,真要做出什么来之前,他还是得去了解下情况顺便征求意见,当然,绝不是向宇智波佐助本人。

他走到宇智波族长家门口,伸着脖子从外围木制围墙的间隙中朝里望了望,意料之中看到了紧闭的大门。毕竟现在还是清晨,宇智波族地上几乎没有人,否则以他的身份地位做出方才的举动,恐怕是要被围观了。

宇智波斑抓了抓今天还没被千手柱间梳理过的头发,没想毛糙得太过扎手,于是他很嫌弃地松开了自己抓着的头发,转而剥起了手指甲。他既然出来了,现在转而回家不是他的风格,再者宇智波的族长也不会和家里那两个一样天天睡到自然醒,大概再过一会就会起来整理族中内务了。宇智波族长也就是宇智波佐助和宇智波鼬的父亲宇智波富岳,他的正职是一名警察,不过那已经是过去式了,警察的工作过于繁忙,几乎没有可自己掌控的时间,他分不出心来兼顾工作和家族内务,只得辞职。现在正休业在家学习新东西,好像是准备去考张律师证,当个能两者都可掌控的业余律师。

宇智波斑一边考虑着宇智波富岳当律师对家族是否有什么好处,一边无聊地四处张望着,谁知这一望就望到了个可疑人物。

可疑人物穿着一袭黑衣,蹲在族长家围墙的一处缺口——狗洞边上,从宇智波斑的角度看,那人似是要通过狗洞潜入族长庭园。他沉住气,双臂抱胸慢慢走到那人身后,死死地盯着他一头翘起的黑色短发,顺带瞄了眼背上的团扇家徽图案。

这是个家族中的小子,并且,光是这身由内而外散发出的“气质”就让宇智波斑一眼认出了他的身份。

大约是背后盯着的目光太火热,可疑分子焦虑地扭了下身子,从狗洞中伸过去探路的脚也不由自主地收了回来。“奇怪……明明以前爬过去很轻松的啊……”他喃喃一句,仍是没察觉站在身后的宇智波斑。

宇智波斑无声地冷笑了下,弯下腰用手指轻点他的肩,很“好心”地提醒了一句,“你上一次爬狗洞是十五岁,今年你三十五岁了。”

“对嘛对嘛,原来过去这么多年了我早就长大了……”那人赞同地用力点头,正想把提醒他的人夸赞一句,蓦地怔住。

“……”

“……”

那人僵硬地回过头,在对上宇智波斑的视线后脸上满是不掩饰的绝望,“那、那个……祖宗你在散、散步呢?”

“是啊散步……”宇智波斑微微一笑,看着他以肉眼可见的频率疯狂颤抖起来,而后猛地收起笑容,直起腰挺起背,恢复了双臂抱胸的姿势,不怒自威的威严感瞬间扑面而来。“我记得二十年前,我似乎因为钻狗洞的事罚你扫过一个月大街吧?怎么,怀念那感觉了想再尝尝?嗯,带土?”

那人便是宇智波带土了,宇智波一族中公认的奇葩之首,想法和行动永远不和其余把骄傲刻在骨子里的宇智波族人处于同一频道,就比如说钻狗洞,二十年前他的说法是“总是从正门出入太无聊所以要试试另类的方法顺便检验一下族长家围墙的坚硬程度”,被撞破后他第二天起便被迫拎了把扫帚每天起早贪黑地扫宇智波族地所有的公共区域。而那围墙上的洞则是宇智波斑下令不要封的,作为破坏宇智波骄傲的警醒。

其实说宇智波带土破坏骄傲了固然有些夸张,宇智波斑自然是知道的,只是当年族中还有少数几个年轻的孩子比较叛逆,生怕他们重蹈了宇智波带土的覆辙,才故意夸大其词,事实上没过几年他就忘了那回事,洞也一直没让宇智波富岳补上,要不是今天再一次看到罪魁祸首做出了和二十年前相同的举动,他恐怕根本不会回忆起来。

在这位祖宗面前宇智波带土清楚地知道自己逃脱的几率几乎小于等于0,也就是说,被直接徒手抓住的可能性会更大。于关乎到生命的危机时刻,他只犹豫了一秒就决定坦白从宽,立马一个灵活地翻身从坐着转为跪着,“我这次真不是无聊,是有事!真有事啊祖宗,您要相信我!”

宇智波斑不苟言笑地挑起眉,“什么事?你和富岳美琴夫妻俩虽为同辈但很少来往,和小辈的鼬倒因为止水的缘故不算太生疏,可和佐助又十分关系恶劣,你别以为我对这些都不知道。”他说到最后,几乎是在用训话的口气,随着话语变长愈加严厉,“你说有事,是来找谁不成?!”

在他看来,宇智波带土所言的纯属借口,绝对又是疑似精神分裂的病症发作了想要和家族唱反调,他这样的前科不算少,也就造就了宇智波斑根本不相信他一贯的说辞。

哪知这回宇智波带土没有被揭穿后的尴尬和慌张,反是很焦急地乱挥着手臂解释,“我说的是真的!哎我知道我以前经常说谎您八成不信,但这次真的真的真的是实话!”眼见宇智波斑还是一脸怀疑,他用力拍了下手掌,“这么说吧,我是来找佐助的。是,我和他关系很差几乎见面就吵,这回别人拜托我来找他我还真老大不乐意呢,可人家是我老师我必须答应啊!”宇智波带土说得一脸恳切,双手却背到身后悄悄地搓了搓手心中的冷汗。他刚才只差一点点就把老师说成了我家那口子,要不是及时舌头拐弯免去了祸从口出的灾难,现在祖宗估计已经忙着杀向他在宇智波族地以外的那个家了。

他的表情不像是说假,宇智波斑不由从微怒中冷静下来。“你老师要你来找佐助?是为了什么事?”

“那个……我能不说么……”宇智波带土有些为难,毕竟那事与他和旗木卡卡西那档子破事半斤八两,他再怎么没良心也能感同身受。

眼见宇智波带土像是恢复了精明的“正常模式”,宇智波斑便也没再多问。他低头沉吟了一会,忽地扫了眼仍在地上跪着的宇智波带土,“最后一个问题,你老师是谁?”

这个倒不是什么需要保密的内容,宇智波带土参加过去年的联谊会,知道祖宗和波风水门是见过面的,说出来反而不会引起怀疑。“是波风水门,啊……或许应该叫漩涡水门才对。”

一听到漩涡这个姓,宇智波斑心中就了然了大半。

他刚阻止千手柱间去找漩涡鸣人父母,没想那头就主动出击了,看来在找过宇智波佐助家人后,真得如他所言去拜访下漩涡家才行。

宇智波斑想象着他计划实现时的场景,不自觉勾唇一笑,把等着他反应的宇智波带土再度吓得脸色发白。


TBC(差点又忘了这个


===================


_(:з」∠)_我可喜欢神经病堍了

宇智波奇葩之首233333



话说没人吐槽漩涡水门这个名字吗- - 我每次打的时候都要笑半天

评论 ( 8 )
热度 ( 1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