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甲无数,一个不写段子、不写高八、专注清水正剧二十年、脑洞清奇的汉子

艾子9火影同人小说连载/完结专用,不作其它用途

同人/原创小说完结专用lofter:艾子不是矮子
aizi9songsang.lofter.com

胡霍衍生连载/完结专用lofter:艾子
(胡霍衍生鲍薄《远山》已完结)
songsangscx.lofter.com

韩娱同人完结存档专用lofter:潜水
qianshuiaizi9.lofter.com

所有作品版权归艾子9个人及个人社团§艾子不是矮子所有
不定时断更,填坑时间不定,入坑需注意

↓可搜索文章标签

© 怂桑
Powered by LOFTER

[鸣佐]止步(ABO)-08

QAQ七点多了,我凑居然七点多了我又破纪录了






对话真的好难写T T


======================


看到对面波风水门一脸不解,旗木卡卡西叹了口气向后靠在了沙发背上,填满海绵的沙发非常柔软,他的背大半陷入了里面,才一会功夫刚起床没多久的他就又昏昏欲睡起来。“老师,这么说吧,那三人的关系简单来说是三角恋。”

“嗯……嗯?!”波风水门被他的说法吓得登时瞪大了眼,“什么意思?”

“就小樱喜欢佐助,就是那个宇智波,鸣人又和小樱哥俩好,感情特别深厚。”

“鸣人和小樱关系好我知道,他俩现在在一个工作室,经常一起出去玩的。”波风水门对这个兴趣不是不大,“三角恋的定义应该不包括这个吧,况且鸣人和那个叫佐助的孩子又有什么特别的关系吗?”

“您先别急,我说的只是我任教时候的情况,就小学毕业前,那会他们才多大呀,就几个毛头小屁孩,能懂什么,主要是后来在我去了大学部不再与他们每日都能见面后发生的改变,正是因为会面次数不多,那种变化对我来说才更容易发觉。”

波风水门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所以是鸣人从那之后开始喜欢佐助了还是反过来佐助喜欢鸣人了?”

“用喜欢这个词并不准确,应该说是好感增强了。”旗木卡卡西用手指间距比喻着大小,“鸣人以前常常和佐助作对火药味十足,可不知是突然懂事了还怎么,我去见他们的时候发现鸣人竟和佐助有说有笑的,细细观察才发觉是因为鸣人单方面不找麻烦,所以佐助也不再针锋相对了。”

“那算是冰释前嫌?”

“差不多吧,反正我第一次见到他俩勾肩搭背时被吓得够呛,然后小樱和我说她一开始也适应了很久,说明鸣人的改变几乎是一夜之间的。老师您想想,一个人怎么可能在短时间内变那么多呢,除去他年纪大了成熟了,还有什么可能?”

波风水门低头细细一想,皱眉道:“难道是有人给他说教了?可你不是说他们之间是好感增强了?”

“那不是结论嘛。”旗木卡卡西打了个手势示意波风水门听他说下去,“我一开始也想到了说教的可能性,便去找他们的担当老师询问了下,可老师说他的确有过说教不过只是对小樱一个人,我就又去找了其他任课老师,谁知都给了我否定的答复。”他耸了耸肩,“嘛,那时候也不知道鸣人是您儿子,我就是特别喜欢那小子,看他这么不正常很是担心,老师那里都得不到回答,我只好去和他们同班的同学了解情况了,可是老师您也知道,一般学校里分了三人小队后,学生都是很少与其他同学交往的,与他们小队关系稍微好点的就只有两个小队,可他们给我的说法和我的感觉一模一样,最开始都以为鸣人是吃错药了,而原因方面,他们一个也不知情。外界造成影响的因素都排除后,当时我就知道肯定是鸣人内心发生变化了。”

“你接着说。”

“嗯,那时候我在得出结论后,特意找借口和他们一起吃了顿晚饭……当然是我请的。”旗木卡卡西顿了顿,心虚地瞄了眼波风水门,“在饭桌上我就着重观察了鸣人和佐助,结果你猜怎么着?鸣人那小子对佐助那个好,帮他倒水帮他夹菜,还特自然一点不像装的,还有小樱,刚才我也说了小樱喜欢佐助嘛,她好几次也想给佐助夹菜来着,但都被鸣人有意无意地挡掉了。我觉得有些不对劲,就故意夹了筷菜朝佐助那伸,可还没到人面前呢鸣人的筷子已经夹住了我的。”

“……他是针对所有人?无差别对待?”

“对啊,反正那顿饭我吃得挺无奈的,一直就听见他在说‘佐助这个好吃你尝尝’‘佐助饱了没再吃点吧’之类的,我都能看出佐助眼神中的不耐烦了他还一点没有自知。”

“……”波风水门忍不住扶额,羞愧让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结束晚饭后,我支开鸣人单独和佐助聊了聊,主要就是问他对鸣人的看法。他和我说他其实不讨厌鸣人,以前就是应和鸣人的好胜心才陪着他闹,现在鸣人懂事了他很高兴。”旗木卡卡西说到这里忽地停住,余光瞥见波风水门投来的目光中带着些怨念,连忙摆手,“就这样,他对我说的只有这些,关于鸣人对他的亲密态度的感想之类的一句话都没提到,也不知道是刻意装傻不说,还是太迟钝根本没发觉。”

“你觉得哪种可能性比较高?如果是前一种那他们极有可能是双向的,后一种的话鸣人不就是单向了?”

“当时我只想到了后一种,鸣人对佐助有好感我还是通过那顿饭得出的结论,根本没多想其它的,就想着再确认确认。平时我也不在他们身边,于是托小樱帮我多注意,可小樱毕竟也是喜欢佐助的,我便没和她说自己的猜想,只是说担心鸣人,她也没多想就同意了。后来的一个多月时间里,小樱每天晚上都会和我联络一下报告鸣人的情况,自然内容一定是经过她的修改,准确度是打过折扣的,不过还是让我听出了些门道来。”旗木卡卡西做了个暂停的手势,干喘了口气,端起波风水门面前他最开始倒的那杯水拉下口罩便一饮而尽,而后立刻在脸上浮出了种劫后余生的舒爽神态。

波风水门见状,默默地把杯子拿过来,站起身走进厨房加满水,随即双手托着端到了旗木卡卡西的面前,后者也没客气,就着波风水门的手再次喝了干净。

“呼……”他长吁了一口,用舌尖舔着润了润嘴唇,重新把口罩戴上接着说道:“在小樱的观察中,鸣人那种类似于献殷勤和示好的举动似乎都是无意识的,而且也不仅仅是针对佐助,对她偶尔也会如此,不过不会有对佐助时那么强烈的防御本能,除了可能在他看来佐助比较特别外没有别的解释了。她是那么认为的,与我得出的鸣人对佐助有一点点好感的结论不谋而合,我也就更加确信了。”

“……只有一点点吗?”

旗木卡卡西偷偷翻了个白眼,“……老师,那时候他们才几岁啊,鸣人根本还没开窍呢。”

波风水门再度扶额,“他现在也未必开窍了……小樱那姑娘倒是早熟,鸣人怎么就不多学学呢。”

“嘛……反正我了解的也就那么多了,在知道鸣人是对佐助有好感才会导致一系列不正常举动后我便放下心来了,而佐助对鸣人怎么看的我一点都没注意。那之后我就开始忙了,再见到他们时两人关系又变得更好了些,不过那时我心中已有定论,就没觉得多奇怪。”

“那你认为佐助退学的事会和鸣人有关吗?”

“这个我真的不清楚,他退学时我有好几个月没见过他们了,在那之前明明什么问题都没有,可以说是突如其来。”

“你没去找鸣人小樱问过?”

“有去问过,但他们两个的情绪都很低落,我就没多问。不过说起来……”旗木卡卡西忽地蹙起眉头,挠了挠下巴,“现在想想当时的情景,好像是有哪里怪怪的……对了!”他眼睛一亮,打了个响指,“是眼神!”

“……哈?”

“虽然两人表现出的都是遗憾后悔和惋惜,可鸣人的眼里显然自责要更多一些!”

波风水门的眼角抽了抽,“不是、眼神这种……你究竟是怎么看出来的?”

“老师哟!”旗木卡卡西伸手拍了拍波风水门的肩,颇为得意,“心理学可是教师必学的,从学生的眼中看穿他们的内心简直小菜一碟,只是当时我也太紧张了就忽略了,现在才想起来有那么回事。”

“……你继续。”波风水门还是决定闭上嘴,不在旗木卡卡西为何能将那么一个场景清晰记忆十几年一事上纠结。

“假使鸣人的自责是因为佐助的话,那我们就可以推测佐助退学的原因会否正是他,就算不是恐怕也占了些比重。那么就要说到老师您今天来的目的了,鸣人最近不对劲的理由若真是宇智波的话,那极有可能就是佐助,先不说他曾经对佐助有过好感,再加上那个不明原因的自责,他们一定发生过什么我们不得而知的事。佐助能使鸣人改变一次,自然也能有第二次。”

旗木卡卡西的推想理由充分,波风水门也不得不承认的确是滴水不漏,结合前后一切都顺理成章了起来。宇智波佐助是个Beta,那正好合乎了漩涡玖辛奈的说法,漩涡鸣人要在工作场合或是大街上碰到都有很大可能,不仅如此,连有好感的方面似乎都和他猜想的恋爱方面出奇地吻合。

只是即便明白了这些,波风水门依然没有放下心来。

漩涡鸣人的状态直至今日还是没有恢复,看起来甚至比彻夜未归那天早晨更加糟糕,他极少有那般消沉的时候,能给他带来那么大打击的宇智波佐助,究竟是和他说了什么亦或是做了什么波风水门无从知晓。

而另一点,便是宇智波佐助的性别问题,就算他们能够和好如初,恐怕以他的Beta身份,两人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想着想着波风水门便头疼地倒吸了口冷气,然后朝旗木卡卡西招了招手,在对方下意识凑过来后扒着他的耳朵就说:“你有办法联系到那个佐助吗?我想和他见一面。”

旗木卡卡西一脸为难,“老师……我这十多年根本就没见过他啊……”

“那就让带土找!他们都是宇智波肯定能找到!”波风水门说着,再次“嘶”了一声,眉头紧皱看起来很是痛苦。

见他这样子,旗木卡卡西再怎么不乐意也必须答应,只得无奈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但愿宇智波带土能看在老师的面上,别再故意唱反调了吧。


TBC(尼玛这一更快憋死了嘤嘤嘤QAQ求安慰


===================


卡卡西三三成了话唠

水门粑粑成了十万个为什么





我对不起你们

评论 ( 11 )
热度 ( 9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