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甲无数,一个不写段子、不写高八、专注清水正剧二十年、脑洞清奇的汉子

艾子9火影同人小说连载/完结专用,不作其它用途

同人/原创小说完结专用lofter:艾子不是矮子
aizi9songsang.lofter.com

胡霍衍生连载/完结专用lofter:艾子
(胡霍衍生鲍薄《远山》已完结)
songsangscx.lofter.com

韩娱同人完结存档专用lofter:潜水
qianshuiaizi9.lofter.com

所有作品版权归艾子9个人及个人社团§艾子不是矮子所有
不定时断更,填坑时间不定,入坑需注意

↓可搜索文章标签

© 怂桑
Powered by LOFTER

[鸣佐]止步(ABO)-04

说好的不日更呢!(捶地


话说不到凌晨三点以后完全不想码字这是什么鬼习惯哦凑= =


================


宇智波佐助沉默地跪坐在祖宗家的大厅中,与那个开门的男人尴尬地面面相觑。

刚才在惊讶之下他根本没能看出这个人是谁,可等冷静下来后一想便知——传说中的森之千手一族,与宇智波亦敌亦友的存在。

据族人口口相传千手现任族长千手柱间与祖宗宇智波斑关系极其亲密,会在这里留宿倒算不上什么稀奇事,只是令宇智波佐助些感疑惑的是,面前的千手族长身上,似乎隐隐约约传来了两种不同的Alpha气味,虽然明显能察觉出他在刻意压制,然而以宇智波佐助对Alpha天生的敏感来说,再微弱的气息也能被立刻感知,只不过几秒时间,他就愈发肯定自己的感觉没有出错。

千手柱间自身就是一个Alpha,会散发出信息素不奇怪,可另一种……会是谁的?这里是宇智波斑的住处,宇智波佐助曾听说因他脾气暴躁,这里除了他和他的Omega弟弟就没有其他族人居住于此了,也就是说,除了祖宗宇智波斑外,不可能有第三个Alpha。

难道说……

宇智波佐助的双眼微微瞪大,为自己无稽的猜想而感到震惊。大概是那个猜测太过荒诞,他没多想就给出了否定,只是一旦有过那种念头,他便再不能避开,无论怎么想都会擦边而过。

他控制好自己的表情,暗自打量着千手柱间,企图以此看出些什么蛛丝马迹,却没想他每装不经意地看一眼,对方身上的气味就减淡一分,很快就让宇智波佐助再察觉不到什么。

宇智波佐助沉下眼,置于膝上的双手手指不由自主地向里弯曲,但在握成拳前就及时停下,他悄悄深呼吸了口气,再次摆正面孔,恢复了一开始的面无表情。

“请问……我身上是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宇智波佐助一惊,猛地抬眼,警惕地看向忽然开口的千手柱间。

后者仿佛没觉得自己出声有什么不妥,正一手扶着后脑勺憨憨地笑着,看似人畜无害,可就让宇智波佐助莫名地神经一紧,额头上瞬间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这个男人,远比看上去要更加精明,任何一举一动均没有逃开他的眼睛,或许在他的眼里,宇智波佐助自以为是的小动作不过就是儿童游戏那么低级。

“我……”宇智波佐助干涩地开口,却不知为何产生了种从未有过的心虚感,眼神躲闪着说不出话来,最后只得放弃般地垂下头,“……抱歉,我只是有些好奇……”

“啊哈哈哈没事没事,我一点不介意的。”千手柱间笑得很轻松,似是将宇智波佐助当做了一个无知的孩童,这令后者不由得微微皱眉,不动声色地快速瞥了还在大笑的千手柱间一眼,随后转移了话题。

“斑大人,什么时候出来?”

千手柱间笑容一滞,也许是宇智波佐助的错觉,他好似看到对方脸上出现了些许的窘迫。

“那个……他应该很快、很快就出来了……我去看看他好了……”说着,千手柱间也不等宇智波佐助回答就自顾自站起了身,进了里屋。这一举动更是加深了宇智波佐助的疑惑,从今早千手柱间为他开门开始就隐隐觉得哪里透露着怪异,什么时候宇智波家的地盘上轮到千手的人来做主了?宇智波斑为人再怎么不羁,也绝不会放任外人在自家反客为主才是。

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宇智波佐助跪坐在原地连连摇头,而后抬起头扫了几眼千手柱间进入里屋的那扇门,揣测着他去的地方。

宇智波斑的住处他来过的次数不是很多,平时逃都来不及自然不会乖乖过来报道,不过房屋的结构他大抵还是有数的。其实根本也不必多做猜测,按照这个时间来说,宇智波斑肯定还在卧室,只不过千手柱间离开时通过的那扇门让宇智波佐助更加确信了而已。

——千手柱间是去了宇智波斑的卧室,换言之,作为一个外人的他,拥有随意进出宇智波斑卧室的权利。

这绝对是宇智波佐助今年所知道的最恐怖的事件之一了。

他忽地就想离开这里,把刚才发生的所有事全部归结于早起未醒的梦游症状。他似乎在不经意间就知道了一个天大的秘密,而这个秘密所连结的两人,根本没向他保证过不会“灭口”。

宇智波佐助慌忙看了下腕表,时间离他上班还有一个小时左右,不算很充裕,当然也并不紧张,但当做离开的理由正正好。他装模作样地整理了下衣服,缓缓站起身,准备来个先斩后奏,先跑到门口再说,可以用喊的知会屋里的人,大不了就把声音放大些,肯定能让他们听见。固然这种做法有点软弱的意味,连宇智波佐助都忍不住唾弃自己,可是在性命前就都顺理成章了。

他不论在人前多么冷静多么有条理,只要碰见他在意或惧怕的人后,往往会做出他自己都预料不到的举动。

而很不巧,在那些人中,宇智波斑稳稳地坐在了第一位。

宇智波佐助已经挪到了廊上,只要顺着这条木廊走到玄关处就可以潇洒地吼一声离开了,一想到能马上脱离“生命危险”,在此时此刻脑回路出了些问题的宇智波佐助不免有些急躁,匆忙跨到了廊上,就要将他心里预想了数遍的过程付诸行动时,一道慵懒的声音从他背后响起——

“好不容易来一回,也不打声招呼就急着走吗?”

“……”

宇智波佐助僵硬地回过头,与那个他目前最不愿意见到的男人对上了目光。

宇智波斑一头长发同往常一样炸得很是雷人,大约是刚起床的缘故,宇智波佐助怎么看都觉得比平时还要杂乱,跟在他后面的千手柱间甚至被头发遮挡得完全不见了身形。他双臂抱胸,信步走到方才千手柱间坐的草团边,一屁股坐下,随即在摊开的膝上支起左手臂,撑着左侧的脸颊,歪头看着宇智波佐助笑得意味不明。

宇智波佐助蓦地心生慌乱,就像心中的秘密全被看穿了一般。他立即撇开视线,结束了与宇智波斑的对视。

“斑大人。”他咬了咬牙,弯下腰,恭敬地朝宇智波斑躬身问好。

宇智波斑轻哼了一声,指了指自己面前的草团,“你过来,坐下。”

宇智波佐助心知此时若是挣扎估计会死得更惨,所以稍一犹豫就乖乖走到他面前矜持地跪坐下。

“柱间,给我揉揉。”宇智波斑并不急着与宇智波佐助谈话,而是指使坐在他身后的千手柱间为自己按摩,作为千手一族族长的千手柱间竟也毫不犹豫,当即伸手按了起来。

宇智波佐助眼中闪过一丝震惊,然后在那两人看过来之前连忙垂下眼装没看见,只是双手却是不由自主握成了拳。

“佐助。”宇智波斑开口了,语气中透着被按舒爽的惬意,“你看见什么了吗?”

宇智波佐助浑身一震,失神了几秒,随后将头垂得更低,“我什么都没看到,斑大人。”

宇智波斑似是很满意他这个回答,点点头道:“很好。”

宇智波佐助以为自己可以松口气了,没想宇智波斑居然直接往后倒下身子,被后面的千手柱间眼疾手快地接住,从宇智波佐助的视角来看,分明是宇智波斑主动靠到了千手柱间的怀里。

“这回呢?”宇智波斑挑挑眉,也不点破宇智波佐助的偷瞄,声音中完全听不出情绪。

宇智波佐助的后背蓦地就冷汗直流,黏腻得令他浑身不适。“还是……什么都没看到,斑大人。”

他迫切希望着这位祖宗能够把想玩的玩够,然后放过他,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中他根本无法正确组织思路,一向引以为豪的头脑此时竟成了虚设。心理作用下,他甚至觉得自己的身体开始麻痹,而作用源正是来自于宇智波斑的不明视线。

这种视线比他已知的各种粒子射线都要凌厉,对方只是轻易的一个抬眼,宇智波佐助的身体就像是失去了机能一般动弹不得。

正当他坐如针毡时,一直没有出声的千手柱间忽地轻笑了声,这声笑在静谧的空间里尤为清晰。“好了斑,别逗他了。”

宇智波佐助一愣,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

“嘁。”宇智波斑发出了个气音,接着很不耐地对宇智波佐助抬了抬手,“行了行了,坐直身体,搞那么紧张干嘛。”

“……啊?”

“字面意思,逗你玩呢!”

宇智波佐助面对突变的气氛脑子里一团乱麻,不知该用什么表情来应对,最后表露在脸上的,还是一如既往的波澜不惊。

千手柱间边顾着靠在他身上的宇智波斑边朝他笑笑,“其实在你敲门之前斑就猜到来人是你了,故意让我去开门的。”

这倒是出乎他的意料。

“为什么?”

“我和斑的关系宇智波的长老大都知道了,而你作为族长的儿子在我们公开前提前让你知晓也是斑早就计划好的。”

宇智波佐助哑然,张了张嘴忽然说不出话来,就此沉默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可看着眼前两个亲密的Alpha,他知道自己必须要说些什么才能使气氛不继续怪异下去。

“但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宇智波斑打断。

“这事以后再说,你今天来找我什么事?”

这问题一问,宇智波佐助才想起他今天来这个平时死都不会踏足的地方的目的,虽然话题转换太快,不过正好给了他一个说话的机会,不必再绞尽脑汁思索接下去的对话。

“实际上,我今天是来向您请教件事的……”

宇智波佐助难得的谦虚态度让宇智波斑不由得挑高眉毛,“哦?是什么事?”

一想到漩涡鸣人,宇智波佐助的脸色少见地阴郁起来,“我想躲个人,可是我和他的工作领域相同,想问问您有什么办法,或者说可否通过您的手段,使我和他没有机会碰面呢?”

宇智波佐助无论从性格上还是长相上都与宇智波斑的亲弟弟宇智波泉奈极为相像,这就使得他从以前起就对宇智波佐助尤为关注,五年前的事正是在他的作用下封住了所有知情人的口,由此也可看出他对宇智波佐助无言的宠爱。而在他记忆中,就算是五年前,宇智波佐助从学校被接回家时也没有过特别的情绪起伏,甚至没有主动要求过对哪个人“特别关照”,他的心性似乎从小就特别成熟,也特别坚强。

可就在这么个不像Omega的宇智波佐助嘴里,说出了他想躲避人的话,宇智波斑不感兴趣是不可能的。

“帮你不是不可以,可我得知道对方是谁。”

他理所当然提出了条件,以此为诱饵让宇智波佐助主动说出那个令他避之不及的人。

“……”宇智波佐助稍一皱眉,但很快便松开了,“他叫漩涡鸣人。”说完便低下了头,紧盯着攥得发白的指尖。

亲口将那人的名字说出来需要做不少思想斗争,这说明了他已将内心脆弱的部分完完整整地呈现在了他人面前,他没有犹豫太久是因为打定了祖宗不会认识这么个无名小卒,往后帮他隔开他们二人也不会牵扯到更多。

“……”宇智波斑眉角猛地一挑,转头与千手柱间交换了个眼神,随即微微颔首。

他转回头,直视着宇智波佐助的头顶,“只要让你和那个漩涡鸣人碰不着面就行了是吧?”

宇智波佐助怔了怔,心中闪过一丝奇异的感觉,但他没有去管,只是点点头,“是的。”

“那这个忙我就帮了,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请说。”

“下个月你需要腾一天的时间出来,具体日期我过些天告诉你。”

宇智波斑会提出的条件向来是稀奇古怪的,宇智波佐助没有多想,大概回忆了下行程表,下个月没有什么重要工作的样子,随意腾出一天不是特别困难。

于是他肯定地应道:“没问题。”

“那就行了。”宇智波斑对他甩了甩手,“你可以回去了,等我消息。”

直到此刻宇智波佐助才松了口气,心中的石头总算是落地了。

“多谢斑大人。”

目送着宇智波佐助离去,宇智波斑彻底将自己的重量依托给了千手柱间,后者习以为常地换了个姿势,让宇智波斑能够躺得更舒服些。

“啧啧啧,真是没想到啊,佐助那小子的Alpha竟是漩涡家的。”这其中的机缘巧合让见多识广的宇智波斑都不由得笑出了声,颇有种被现实打败的无力感。

五年前宇智波佐助性别曝光,对大部分族人的说法都是不小心,然而宇智波斑还是敏锐地察觉出了他被标记的痕迹。Alpha对Omega标记的气息是会随着时间变久而消失的,当时就连宇智波佐助的家人都没能发觉,再加上他自己缄口不言,估计至今都以为自己完美地瞒天过海了。

千手柱间顺了顺宇智波斑的头发,“你准备怎么做?”

“当然是好好地‘帮’他们了。”宇智波斑着重了“帮”这个词,得意地挑了挑眉,“佐助从来不关注族中动态,肯定没想到漩涡是你们千手的远亲,下个月就让他吓一跳好了。”

“这么做真的好吗?那孩子似乎挺要强的样子。”

宇智波斑嗤笑一声,“要强我没意见,你见过那样的Omega的吗?我也正是支持他要强才不反对他隐瞒身份出去找工作,他最强有力的后盾不就是我吗?”

“……”

他又朝千手柱间翻了个白眼,“说你情商低还真是一点没错,那小子真要对人不在意根本用不着专程过来找我,管对方是不是标记过他的Alpha照样能把人当透明的。”

千手柱间瞬间明白了过来,“你是说,他对漩涡鸣人有意思?”

宇智波斑“哼”了一声,“废话!”

“如此说来还真是要你动些手脚了……”千手柱间摸了摸下巴,有些迟疑地开口,“要不我先去找漩涡鸣人父母了解了解情况?”

“你就别给我添乱了。”宇智波斑再度白了他一眼,随后阴测地笑道:“‘惊喜’我来给他们准备,保准让他们终身难忘。”

“……”

“干嘛?”

“你笑得好阴险,总觉得那两个孩子会倒霉了。”

“……滚!”


TBC(发现漏了连忙回来补上


=====================


两个Alpha——真·搞基


二柱子狂霸酷炫拽只是表面,中二才是内心←

评论 ( 9 )
热度 ( 1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