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甲无数,一个不写段子、不写高八、专注清水正剧二十年、脑洞清奇的汉子

艾子9火影同人小说连载/完结专用,不作其它用途

同人/原创小说完结专用lofter:艾子不是矮子
aizi9songsang.lofter.com

胡霍衍生连载/完结专用lofter:艾子
(胡霍衍生鲍薄《远山》已完结)
songsangscx.lofter.com

韩娱同人完结存档专用lofter:潜水
qianshuiaizi9.lofter.com

所有作品版权归艾子9个人及个人社团§艾子不是矮子所有
不定时断更,填坑时间不定,入坑需注意

↓可搜索文章标签

© 怂桑
Powered by LOFTER

[鸣佐]木叶小强重生计划-章四十三

章四十三

 

  鸣人最先开始和自来也透露的宇智波叛变的前因后果一系列其实根本就是多此一举了。

  自来也绝对可以算得上木叶消息最灵通的人,但那只是针对外界而言,长年不回村的他对村中大小事还没有那些普通妇女知道得多;而暗部恰巧是对木叶内部情报最多的组织,卡卡西作为一个小队的队长,虽不是专门的情报队,可手上掌握的消息也远远多于自来也。

  两人在共同盯梢时交换过情报,当然,基本上都是卡卡西单方面向自来也传授。

  在自来也离村之前,宇智波一族还是木叶发展最繁荣的氏族之一,更是有专门的宇智波警卫队这一机构,权力上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虽说鸣人已经将起因经过结果全部告诉了他,可他还是怀疑得多,毕竟这种事不是仅听到一语说辞就能信的,他更相信自己亲自调查到的。自来也原本是一筹莫展的,村中形势有些紧张,他不方便露面光明正大打听情报,然而有了卡卡西那就算不上什么事了。

  当卡卡西的情报传予给他的瞬间,他就立即恍然大悟过来。

  自来也是村中为数不多短暂见证过宇智波发展的人,在他年幼时期宇智波还未到这个规模,那时距离二代火影创立宇智波警卫队不过十数年,一向专横的宇智波在如此短的时间内难以适应那么个角色,和村民们起的冲突不计其数,那时候村中对宇智波是抱怨连天,却又没有谁敢明了说。

  然而随着时间推移,宇智波的领导人全部换届更替,新生代们大都是温和派,他们更希望能与村子和平共处,为村子效力,于是便带领着不情不愿的宇智波族人们在宇智波警卫队各司其职,时间一长倒是做顺了手,也让他们尝到了自己独有机构的甜头。

  自那后就很少有人闹事了,不管是宇智波还是木叶都呈现出了欣欣向荣的景象,也正是自来也离村前。

  他离开后的不久,宇智波的领导人再度变更,发展到如今的局面也不算是无迹可寻。

  自来也一看到与几十年前如出一辙的景象就立刻想到了原因,加上从鸣人处得知的相同说法,只能感叹一句命运弄人。

  要解决这样的事,必须要找到源头,有过一次经验的自来也第一时间就把目光盯准了宇智波家主,在他看来只要领导者改变想法那下面的族人也会自然而然跟着改变,放弃反叛的念头。可通过几天观察,他才发觉这一次不同往日而语,宇智波们像是做了多年的准备,绝不是一时兴起那么简单。

  他本想不打草惊蛇地潜入进去看看,但时间太紧,没能来得及付诸行动卡卡西就赶去“根”了,随后鸣人就来到了他附近。

  ……

  听自来也说完他了解到的事,鸣人不禁在心中暗自叹服——不愧是好色仙人,竟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把事情从内到外确认了一遍,并了解得比他三言两语带过的更加透彻了些。

  “那么依你看,要怎么解决?”鸣人问自来也,希望能得到些可用的建议。

  自来也摸着下巴缓缓摇了摇头,“难。”

  “连你也没主意吗?”

  “嘛……”自来也意味不明地叹了声,又若有所思地看了鸣人一眼,“比起我,我更想知道你一开始是怎么打算的。”

  “……”鸣人的脸色忽地变得有些尴尬,干笑着挠挠头,“那个……能不说吗?”

  “你果然有办法?”

  “成功率大概在百分之十左右。”这点鸣人没有隐瞒,乖乖道出了实情。先不说他来这里后外面到底发展成什么样了他完全没数,光是一开始拜托卡卡西控住团藏他都没有把握,要说成功率为何只有百分之十,卡卡西那一环上大约就扣除了百分之六七十。

  自来也微微一怔,“这么低?”

  “嗯,不怎么好下手,现在就指望着佐助和鼬他们会不会有什么办法了。”

  “鼬就是你之前说的那个悲剧的宇智波族长大儿子吧?”自来也听到这个名字才想起来,一个少年的身影在他脑海里一闪而过,“我有看到过他。”

  鸣人眉毛一挑,“哦?在宇智波族地里?”

  “不,我看到的是他离开族地的一幕,因为有些在意就让卡卡西跟上去看了一下。”

  “然后呢?”

  “卡卡西和我说他是和另一个宇智波家的年轻人见面了,那个年轻人他正好认得,曾经是他暗部的前辈,叫宇智波止水的。”

  鸣人忽然瞪大眼并短促地“啊”了一声。

  自来也没有注意到他副怪异的模样,自顾自抓着头发感叹道:“‘瞬身止水’这个名号我在其他国家都曾听过,没想到竟是宇智波家的年轻小伙子,真是让我老头子惭愧啊哈哈哈。”

  “……啧啧。”鸣人咂了咂舌,不住摇头。宇智波止水的事他不是没听说过,只是一开始根本没把他考虑进来,一是确实没想起来有这号关键人物,二是并不熟悉,根本摸不准对方的真实想法。但今天听自来也提起,鸣人觉得似是有必要去会一会这个传说中的“瞬身止水”,作为“陷害团藏”失败后的备用计划。

  自来也觉着奇怪,眨眨眼,“……你怎么了?”

  “没。”鸣人咧牙一笑,双拳用力碰击在一起,“想不出确实可行的办法,干脆走一步看一步!我们回去吧好色仙人。”

  自来也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

  还在宇智波族地外瞎转悠的佐助已经不记得自己是跟傻子似的找了几圈了,抬头看看天色,太阳已然快要下山,宇智波今晚估计就会开始准备行动,实在找不到鸣人也只能作罢,他就不信自己还能将事情推到什么万劫不复的地步。

  正当他准备放弃之时,不远处一丝细微的空间波动引起了他的注意,他赶往附近,躲在一棵树后并隐藏起全身的气息,正巧看到一阵白烟冒起,随即两个人影在白烟中逐渐清晰。

  “哇哇哇,好色仙人你看!都快天黑了,糟糕佐助一定要做傻事了我说!”鸣人咋咋呼呼十分易辨认的声音聒噪地响起,喊完还像不够似的,开始死命地折腾头发,“啊糟糕了糟糕了,这下真的糟糕了,宇智波家的方向在哪边来着?要赶上才好啊我说!”

  自来也则显得相对悠闲些,不紧不慢地跟在鸣人后面挪了两步,“你就这么不相信那个佐助?”

  偷听的佐助默默点了点头,就凭这句话他也对自来也好感度上升了不少,倒是鸣人那家伙,莫非真把他想成了不顾大局之人吗?想他俩打了那么多年,基本的默契应该还是有的,可鸣人这样子似乎根本就像是甩了他一巴掌似的,火辣辣得疼。

  佐助暗自“嘁”了一声,仿佛是否定鸣人一般在心中给他狠狠打上了一个鲜红的叉。他按捺住要冲出去和鸣人当即打一场的冲动,继续窝在树干后面,他总觉得后面应该还有话是他想要听的。

  咋呼中的鸣人倏然停下,转向自来也满脸认真,一句一顿地说道:“不是不相信他,是怕他吃亏,那家伙总是勉强自己,拼起来连命都不要,我不在边上看着可不行。”

  “……”自来也沉默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佐助垂下眼帘,就仿佛一汪静潭中被投入了一颗小石子一般,心中不可避免地泛起了些许涟漪。但那并不代表着什么,佐助很快就将一刹那的悸动收起,甚至没发现握着草稚剑刀柄的手青筋彻底暴出,如同一条条错综复杂的青色伤痕。

  心情很奇迹般地平稳了下来,对宇智波事件的焦虑也莫名地减轻了不少,或许正如鸣人所说,只要他在身边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该死的吊车尾……”他喃喃一句,将刚给鸣人打上的大叉给去掉,半晌,又悄悄补上一句——

  “……原谅你了。”

  ……

  “喂,你和那个宇智波家的小子什么关系?”自来也终究是忍不住问出口了,他徒弟四代最好的朋友似乎也是宇智波家的,鸣人和那佐助看来也是极为要好的朋友。那个四代朋友的宇智波在自来也的印象中还是个一袭宇智波家传统黑衣的小男孩形象,和今天早些盯梢时看到的来来往往的宇智波族人并无半点不同,冷漠、没风趣,真不知这父子俩怎么都好那一口。

  “关系啊……”鸣人挠着下巴仰头思考了一会,随即颔首很确定地答道:“朋友,对手,当然也是兄弟!”

  这答案果然和自来也所料不差,他无奈地叹了口气,翻了个白眼,“宇智波家的人真有那么值得做朋友吗?”

  “那当然了!”鸣人夸张地点着头,“宇智波是爱的一族,虽然他们表达爱的方式会很奇怪啦,但能和佐助成为朋友真的是我最庆幸的事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自来也没忍住嫌弃地瞥了他一眼,迈了几步走到鸣人前面,“我看你还是赶紧先去看看宇智波的情况吧,不然那什么爱的一族可就要不复存在了。”

  “啊啊啊啊啊对啊!好色仙人快带路啊我说!!”

  咋咋呼呼的家伙逐渐远去,在他们方才所在位置附近的一颗大树后,血红的双瞳逐渐显现,在昏暗的林子里显得尤为瘆人。

  随后,一阵窸窣声响起,黑影闪过,树后已没了那两抹血红。

  ***

  “这未免也太严肃了吧……”看到宇智波戒备森严的景象鸣人忍不住感叹了一声,族人大约都聚集到了族地中心的广场上,外围只有少数几个站岗的守卫,他和自来也快速将这些守卫们放倒,随后潜了进去。

  果不其然一路都没有碰到人,偌大的宇智波族地似是一瞬间成为了一座鬼城似的,说不出得诡异。一向害怕神神鬼鬼一类东西的鸣人边哆嗦着边往自来也身上贴,亦步亦趋地随着他逐渐朝中央深入。

  又走了一段路,自来也也不由得皱着眉疑惑地开口,“好像不太对劲啊……”

  “……啊?”鸣人一个激灵,声音都开始发抖了,“好、好、好色仙人,你别、别吓我啊……”

  “……”自来也白了他一眼,“放心没神没鬼,我就是奇怪为什么会这么安静,连查克拉的反应都感觉不到。”

  “神秘失踪事件?!这不就是出鬼了吗我说!”

  “别吵!再吵把你丢下不管了!”

  “嗷!好色仙人你可不能这样啊我说!”

  两个人吵吵闹闹着,倒真是把鸣人心中的恐惧驱走了大半。

  然而他才冷静下来没多久,一股若有若无的血腥味就飘进了他的鼻子。他原以为是错觉,可在瞥见自来也同样愈发难看的脸色时忽地就生出了不好的预感。

  “好色仙人……”

  “啊……看来我们是遇到麻烦了。”

  在他们面前呈现的,是满地倒在血泊中的宇智波族人。


评论
热度 ( 37 )
  1. 墨白怂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