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甲无数,一个不写段子、不写高八、专注清水正剧二十年、脑洞清奇的汉子

艾子9火影同人小说连载/完结专用,不作其它用途

同人/原创小说完结专用lofter:艾子不是矮子
aizi9songsang.lofter.com

胡霍衍生连载/完结专用lofter:艾子
(胡霍衍生鲍薄《远山》已完结)
songsangscx.lofter.com

韩娱同人完结存档专用lofter:潜水
qianshuiaizi9.lofter.com

所有作品版权归艾子9个人及个人社团§艾子不是矮子所有
不定时断更,填坑时间不定,入坑需注意

↓可搜索文章标签

© 怂桑
Powered by LOFTER

[鸣佐]木叶小强重生计划-章三十九

章三十九

 

  佐助走几步,后面的家伙也就跟几步;佐助停下,后面那家伙也跟着停下。

  佐助快步走起来,后面的家伙也加快了速度;佐助故意放慢速度,后面的家伙依旧跟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佐助忍无可忍地皱了皱眉,回头狠狠瞪了眼鸣人,“你跟着我干什么?不是说好各做各的吗?”

  鸣人咧嘴朗笑着点点头,“是没错啊,我这不正要去处理木叶的事情吗。”

  “可你现在去的那个方向是宇智波族地!”

  “对啊,宇智波不就是木叶的吗。”

  “……”

  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一开始会有被骗的感觉,也知道跟鸣人这种人讲道理纯属脑子有坑,佐助虽然气极可也清楚肯定是说什么都没用,干脆一声不吭提脚就走,再不去理睬后面鸣人的叽叽喳喳。

  “佐助佐助走慢点嘛,咱俩正好顺路不是。”

  ——屁,明明是你跟着我。

  “佐助佐助,你什么时候变回原样啊,用鼬的样子回去会很惊悚的好吗。”

  ——我乐意变到几时是几时,关你什么事。

  “佐助佐助,你准备怎么做啊我说?咱商量商量看看能不能合作呗。”

  ——大路朝天各走半边,你不废话我就谢天谢地了。

  “佐助佐助……”

  ……

  这样的状态直持续到佐助赶到宇智波族地附近,他正想警告鸣人别再唧唧歪歪时,才发现不知何时起身后安静得诡异,他回头一看,后面早没了鸣人的身影。

  “……”佐助皱了皱眉,完全没有察觉到鸣人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不说他自身洞察力是否有所下降,他所知鸣人会的招式中,似乎也没有瞬间移动类的。那家伙……似是是在他不在的岁月里实力更进一步提高了。

  佐助胸腔中溢满了不服,他和鸣人做了那么多年的对手,虽说是势均力敌,但不管从哪种层面看都应该是他比鸣人更加强上那么一点。然而如今他却不得不承认,鸣人已然超越了他,并将他远远甩在了身后。

  时过境迁,追赶对方之人,没想到竟换成了他。

  佐助咬牙嗤笑了一声,随后敛下表情,结了个印变回了真身——六岁孩童的样貌。

  他装作刚放学的样子,才走到族地门口却忽地见一个人影闪过,而后鼬从另一个方向慢慢走了过来。

  “佐助?”鼬看到门口站着的小小身影先是一愣,接着小步跑向他将他抱起,“你怎么在这里?”

  “刚放学。”佐助淡淡地答道。这一世的鼬对他多了很多不会有的亲昵肢体动作,佐助并不排斥,但终归说来还是有些不习惯,不仅在于这些上辈子没怎么体会过的表达兄弟情的方式,更在于鼬的变化也让他觉得渐渐有些看不清方向了。

  他看向方才那个人影消失的地方,微不可查地眯起眼。

  ——瞬身止水吗……

  对于这个宇智波家的天才佐助只在上辈子各种传言中听过,见过的次数却少之又少,只道他与鼬关系极好,甚至可以说鼬对木叶如此死忠也有一部分出于他的原因。也正因如此,佐助对他并无太多好感。

  传闻中,止水的写轮眼拥有最强幻术“别天神”,可以扭转任何人的想法,不出意外他一定是准备用眼睛阻止宇智波。佐助这么猜想着,又想起了上辈子止水没有成功的原因,好像正是团藏阻截了他,抢夺了他的一只眼睛,也就是说,以止水的身份地位和实力,如果不是团藏的干涉,他极有可能成功。

  一方面,佐助是要阻止灭门惨剧。现在的宇智波从各方面的因素条件来看,已然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鼬还不是暗部,也未取得三代的信任。而止水那边,则因为佐助刚把团藏老窝闹了一通,估计团藏也没力气去打他写轮眼的主意。这似乎都说明着止水的“别天神”一定会施加成功,让宇智波重新变回木叶火影忠心耿耿的部下。

  可是佐助并不想要那样,他不愿效忠任何人,守护木叶也是基于火影是卡卡西或鸣人这一点,要他和整个宇智波归于木叶,这显然不可能。

  然而另一方面,他要暗杀所有高层,却也不是想让宇智波一家独大成为木叶的主。他当然是为了卡卡西和鸣人以后成为火影开疆辟土,但眼下他们的年龄都不足以服众,宇智波也等不了那么几年,此刻高层一灭,宇智波必然气焰高涨,到时候会变成什么样连他自己都说不准。

  所以可以说这是一个两相为难的阶段,要达成佐助所希望的结果,止水的“别天神”好像势必要让其失败才行。

  可要说拼实力,佐助有信心能打败他,可绝对会两败俱伤,况且对付自己族人这种事他有些难以下手。而若是故意透露消息,让宇智波有所警觉的话,又缺少了理由。即便风闻是不需要准确性也能传播广泛,但佐助不想做那么没把握的事,务必要找出个合理的方式。

  思绪杂乱成一团,根本就是一筹莫展,佐助晃了晃头不再去想,乖乖地趴在了鼬的肩膀上。

  “哥哥,我们回家吧。”

  鼬正要同往常一样笑着应一声“好”,可蓦然想到家中的情况,竟一时愣住了,支支吾吾什么都没能说出来。

  “哥哥?”佐助装作奇怪的样子,抬起头看向鼬。

  鼬躲闪着目光,避开了佐助探究的视线,“……没事,佐助,今天哥哥陪你修炼吧?”

  “为什么?”

  “佐助不想哥哥陪你修炼吗?”

  “不是这个意思……”佐助摇摇头,这一句话倒是他真心的,上辈子他最期望的就是鼬能陪他修炼,谁知直到鼬死去,留给他的话还是那句“下次吧”,若要说起佐助在世最大的遗憾是什么,大约就是不能同鼬有更多的相处机会了。所以即使这一世的鼬和上一世大不相同,佐助那一点小小的期望仍旧没有改变。

  佐助沉默地紧了紧揽着鼬脖子的双臂,紧贴着的皮肤能清晰地感受到鼬脖子中动脉的跳动,不急不缓一下又一下,仿佛将鼬隐藏在平静表面下的不安全数传达给了他一样。

  “哥哥……”

  “嗯?”

  “你要是不想让我回家的话我去同学家也可以。”

  “佐助?”鼬惊讶地看着用平淡口气说出那句话的佐助,想在他脸上看出些什么,结果只是徒劳。这孩子从小早熟,似乎在很多方面比他这个年长五岁的哥哥都要更为出色,就好比现下察言观色这一项。

  只是……

  他皱起眉,表情倏尔严肃起来,“你……都知道些什么?谁告诉你的?”

  “哥哥觉得我知道什么呢?”佐助不回反问,就在这一刻,鼬觉得这个小子其实还是挺可恨的。

  “别打岔,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我知道的?”佐助冷哼了一声。

  他知道的?是知道宇智波在他们父亲带领下准备发动政变,还是知道止水准备用眼睛阻止,亦或是知道鼬已经和止水串通了一气?

  他当然不知道,别开玩笑了,他只是一个六岁的孩童,怎么可能知道。

  “我愚蠢的哥哥啊……”带着少许恶作剧的意味,佐助眯着眼将上辈子鼬对他说过最多的一句话原封不动地还给了他,要说“还”也不尽然,毕竟对象有些微不同,可这依旧不影响佐助抑郁的心情稍稍变好。

  鼬果不其然愣住了,表情中露出了些许尴尬,甚至有些惭愧,“的确,很多事我下决心都太晚,才有了立场摇摆的表象,要说愚蠢这个词确实没错。”

  “这些话和我说没用。”佐助撇撇嘴,松开手臂从鼬身上滑下来,“我去找鸣人了,你回家处理你该处理的事情吧。”

  有个如此成熟的弟弟不会是件好事,至少鼬不是这么觉得的,在佐助面前,他又一次有了实际上他才是弟弟的感觉,就像他被发现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小秘密一般,既难堪又难以启齿。

  “嗯……”鼬收回心思慢慢点了点头,回给佐助一个淡淡的笑意,“那你当心,注意保护自己。”

  佐助默不作声地转过身,走了几步后又回过头来,盯着鼬,黑色的双瞳变为了鲜红,射出了凌厉的视线。“后天……能见到你的吧?”

  同样的血色双瞳回视他,“要相信你的哥哥。”

  嘴角一勾,佐助收回写轮眼,洒脱地挥了挥手,按着他平时上学的路线朝村里走去。

  ***

  从鼬那里佐助几乎就把家中的情况确认完毕了,他现在要做的就只剩下如何让“别天神”无法发动这一关键。

  他想到了团藏,那家伙一直觊觎着宇智波的写轮眼,让他主动去接近止水,说不定能和上一世一样生出贪念夺取止水的写轮眼,只要佐助自己能埋伏在附近,倒是不担心团藏会拿止水的写轮眼做出什么事,再夺回来就好。

  可万一团藏起不到作用,那能够影响止水行动的,似乎只剩下鼬一人了。

  佐助皱着眉想了半晌,觉得就算他变身成了鼬也肯定会被止水发现端倪——那两人对彼此太熟悉,就像有别人变成鼬佐助也能立刻发现一样。

  那么就用另一个方法,他自己变成团藏亲自去抢,再故意被人发现把一切过错推到团藏身上?可这八成会更加激化宇智波对木叶的怨意,那不是闹着玩的。

  他头大地揉了揉眉角,第一次觉得明明事情变化都被他完美掌握着,却又像控制不住一样,先前所有类似理论值的推论一到现实面前就被全部推翻,必须重新推演建立,前方分岔路口众多,佐助看不到终点,自然也不知道究竟走哪一条路更为合适。

  他的脑子里忽地冒出了那个金毛的家伙,明明说是要来宇智波这里解决“木叶之事”,此时也不知跑去了哪里。

  换做他的话,会如何站在木叶的立场上解决呢?


评论
热度 ( 44 )
  1. 墨白怂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