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甲无数,一个不写段子、不写高八、专注清水正剧二十年、脑洞清奇的汉子

艾子9火影同人小说连载/完结专用,不作其它用途

同人/原创小说完结专用lofter:艾子不是矮子
aizi9songsang.lofter.com

胡霍衍生连载/完结专用lofter:艾子
(胡霍衍生鲍薄《远山》已完结)
songsangscx.lofter.com

韩娱同人完结存档专用lofter:潜水
qianshuiaizi9.lofter.com

所有作品版权归艾子9个人及个人社团§艾子不是矮子所有
不定时断更,填坑时间不定,入坑需注意

↓可搜索文章标签

© 怂桑
Powered by LOFTER

[鸣佐]木叶小强重生计划-章三十六

章三十六

 

  “……前辈!”

  大和的一声唤更加证实了来者何人,鸣人看着那人在昏暗的基地中略显黯淡的银发,心情不由得雀跃了起来,虽不知卡卡西究竟是为何来到这里,但那种事可以待会再说也不迟,眼下需要先把佐助和团藏的事解决。

  鸣人暗戳戳往卡卡西的方向凑近了几步,装着不经意给他递着眼神。

  按他的预想,自己与卡卡西不说上辈子的关系,这辈子交情也不算浅,这种默契方面的事压根连考验都不用,人绝对能第一时间理解其中的意思。

  可他愣是没想到卡卡西连赏都没赏他一眼,戴着面具也看不清表情怎样,总之在鸣人眼里看来就是特装逼地朝大和和其他暗部点了点头,一副体恤下属的模样,“嗯,辛苦你们了。”

  ——辛苦个毛线啊辛苦!

  先不说之前那些少年们大部分都是因为追鸣人而耗费了体力才会被暗部们轻易收服,再来此刻他就在卡卡西面前晃着呢还被无视,这口气怎么着都咽不下。鸣人狠狠剐了卡卡西两眼刀,末了觉得不解气,小心移动着手,猛地往他腰间刺了一下。

  ——默契呢!还能不能愉快地当伙伴了啊我说!

  “……”卡卡西“嘶”地倒吸了口冷气,身体小幅度一颤,连忙后退了两步。

  “怎么了前辈?”

  “没、没事……”

  卡卡西边回复大和边瞥了眼从他一来就站到自己旁边的年轻人,他的印象中是完全没有见过这个人的,并且头上戴的护额也不是五大国或者其他几个比较有名的忍村,大约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国家建立的,不知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他轻揉着被刺得生疼的腰部,看了眼不远处打得难舍难分的两人,似乎还有时间先盘问一下这个突然“袭击”他的从未知忍村来的年轻人。刚想开口,忽地见年轻人瞟了他一眼,眼神中带着他莫名的熟悉感。

  “你……”卡卡西一愣,没说下去的话被对方逐渐变蓝的双瞳堵在了喉咙口,再一眨眼,年轻人的瞳色又变回了之前的寻常黑色,仿佛刚才那一瞬间不过是他的错觉一般。

  “……”

  隐藏在面具和面罩双层遮掩下的嘴角微微一抽,卡卡西很有种会被这个他老师家的公子给记仇的预感,虽然他什么都没做。

  “咳哼。”鸣人装模作样地假咳一声,指了指团藏和佐助,“木叶的暗部,你看起来很强大,能否协助我分开他们?”

  这口气中包含的威胁别人听不出,在卡卡西耳朵里却似炸开了一样。他冷汗涔涔忙不迭点头,“当然没问题。”这本也是他前来的目的,倒不单单是不答应鸣人会倒霉的问题了。

  之前接到鸣人通知后卡卡西便立刻联系了自来也,两人一直潜在宇智波的族地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说来时间并不长,也就大半天,要不是宇智波急着动手,换在平时是不管做什么事都无法得出结论的短短几个小时里,谅那两人观察再怎样细致入微恐怕也看不出什么。

  只是还没能等到宇智波正式开始行动,他们也未能采取措施,卡卡西就接到了暗部专用的通讯设备发来的紧急任务联络。暗部经常会有在非正常工作时间的紧急任务,大多还是危险性不低于A或S级别的,出任务时间更是千奇百怪,一个正常工作无伤病休养的暗部基本上需要一天24小时随时待命,随叫随到。

  卡卡西作为一个暗部小分队队长无法推脱任务,与自来也打了声招呼后就迅速赶往了他小队所前往的地方。

  他的小队里有大和在所以并不是很担心安危问题,可地点太敏感他让免不了多想——当年大和就是跟着他从“根”脱离的,那之后“根”就没了太多消息,要不是今天听上头说起,他几乎都要忘了暗部还有这么个分支。况且这件事发生的时间太诡异,销声匿迹那么多年的“根”为什么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偏在宇智波家要政变的当口?

  关于宇智波的事鸣人并未和卡卡西细说,倒是和自来也多提了几句。原因还在于卡卡西与宇智波那一丝深层次的关联,先是作为一个非宇智波却拥有写轮眼,和带土的关系自不必多说,再来虽说目前形势变得扑朔迷离,和前世已大不一样,在宇智波叛变前鼬还未加入暗部,但因因果果,未来究竟会发展成那样谁也说不准,鼬将来进入暗部的可能性非常大,只要不是重蹈前世覆辙,和卡卡西的前后辈关系是板上钉钉。同时和两个宇智波有牵连的话,鸣人不认为让卡卡西知道太多是什么好事。

  而自来也则没这个顾虑,和他有关联的目前还在木叶的人数来数去就只有师傅三代、徒孙卡卡西和亲如孙子的鸣人了,与宇智波几乎没有太大交情,用铁面无私这个词来说也不为过,鸣人便有选择性地和他透露了些消息,比如发动政变的原因啊,比如上层打的主意啊,比如宇智波族长家大公子曾经背负的命运啊之类的,总之关键的都说了,但涉及到佐助的他只字未提。

  ——说来说去鸣人还是为了事关佐助的唯一性,但凡是和佐助相关的他都不想让除他以外的人接触。

  好在佐助于宇智波叛变时期的那一段只占了很小的比重,不影响叙述的连续性,鸣人断断续续地也总算是把他要说的给说完了。

  在自来也知道那个对于他所处的时空来说是“未来”的时间点发生的事后有楞过很长一会,甚至还下意识掏出了纸笔将其记上,准备当做小说素材。毕竟是太过荒诞了,宇智波和千手一同建立木叶至今,少说也言和相安无事了那么几十年,说叛变就叛变,至少他这个老一辈忍者是不会相信的。自来也曾试探着问鸣人这么个故事怎么编出来的,可只得到了鸣人一个严肃的眼神。

  他说我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语气中是少有的认真,让人不由自主便陷了进去。于是自来也无话可说了,屁颠屁颠就去调查宇智波了。

  所以话说回来,卡卡西对于“根”和宇智波奇妙关联不明白的地方,自来也还是有数的,除了在观察宇智波的这段时间里对鸣人所说的更加肯定了之外,就是对团藏搞鬼的事确信无误了。

  当然,对这些毫不知情的卡卡西就只能边奇怪着团藏又搞什么鬼边赶到了“根”,谁知一落地就看到了两个人打斗和一群人混战的景象,更没想到鸣人竟是也在场,让他颇为措手不及了一番。

  “要怎么做?”卡卡西小声向鸣人问道。

  “人肉沙包。”鸣人丢下这么一句话后就冲向了那头不知何时开始用单纯体术相搏的二人。

  在没有写轮眼的情况下团藏能使得出手的只有风遁,而佐助同样吃亏,宇智波家族的人天生带有第一属性都是火属性,第二第三属性则是随机的,然而再怎样随机剩余四种属性出现的几率也并不相等,佐助的雷属性就算是天才众多的宇智波家族中同样十分罕见,再加上佐助现在变身为了鼬,善用的雷遁根本无法得心应手地使用。

  佐助惯用刀,赤手空拳的体术虽比鸣人好上太多但仍旧有些放不开,面对团藏来势凶猛的攻击,佐助大部分时候都选择了避开,然后在团藏间隔的瞬间偷袭。

  这样的打斗让鸣人看着非常着急,总有种不得劲的感觉,要不是为了分开二人,他现在绝对已经吼着叫着让佐助放大招了。正想着,落在墙边的佐助似是因为他的接近,也似是厌烦了纠缠不休的战斗方式,十分干脆地结了个较为复杂的印,鸣人是不懂这是什么术,可露着写轮眼又精通火遁的卡卡西却不由一愣。

  佐助的查克拉忽地从他身体中爆出,鸣人能清楚地感觉到查克拉从他的全身经脉中迅速汇聚到丹田,随后形成一股强烈的能量波涌上他的口腔。

  “……”这下再猜不到鸣人也白和佐助斗争那么多年了。

  他连忙后退一定距离确认站到了安全区域,下一秒,一条巨大的火龙从佐助嘴里喷出,汹涌的火光照亮了基地内部昏暗的空间,橙色的光线下映照着佐助的脸竟意外有些狰狞。

  “火遁·豪龙火之术!”

  这一招在火遁中算得上绝对的大招,木质的地板只要稍微沾上了星星点点的火星子就立刻被点燃,并迅速蔓延开来。

  没来得及躲开的团藏在放下遮着脸的手臂时才发现佐助瞄准的并不是他,准确说来他根本就是对着基地在放火。威力庞大的火龙没多会就点燃了佐助周围所有的木质结构,看火势蔓延的速度大约不多时基地就会彻底陷入火海。

  鸣人咂咂嘴“啧”了一声,对佐助的做法没做任何评价。

  将团藏多年的心血毁于一旦,这的确会比伤了他的打击更大,只是让团藏在如此清醒的情况下看到这一幕,恐怕打击的目的会适得其反。

  “愣着干嘛,走了。”佐助走到鸣人边上白了他一眼,自顾自走向了另个火势较小的方向,“还是说你想等着被烤熟?我倒是没意见。”

  “毒舌的毛病能不能改一下啊我说……”鸣人抱怨地嘟囔了一句,对佐助放弃杀团藏略感惊讶,但眼下情况的确如他所说,再不走就得葬身火海了。他朝同样准备撤离的卡卡西招了招手,对着对方凑过来的耳朵轻声道:“你有没有把握抓团藏?就说他谋反,证据我来制造,别让他半路逃了。”

  卡卡西一脸哭相,“这难度简直太高了好吗……”

  鸣人用力拍了拍他的肩,一脸大义凛然,“我这会喊你一声老师,这活还非得你干了不可,笼子什么的让大和队长做一个好了。”

  “诶?大和?……啊等等啊鸣人!”

  站在火海中一头雾水的卡卡西其实还有很多事没问。

  譬如为什么要抓团藏,他到底哪谋反了。

  譬如鸣人为何知道三代给天藏取的名字,未来他们是有什么样的关系。

  再譬如……方才那个黑袍年轻人使用豪火龙之术的瞬间,他分明看到了露出的下半张脸,那张脸前不久他才刚在宇智波族地中见过。

  ——宇智波族长的大儿子,宇智波鼬。


评论
热度 ( 44 )
  1. 墨白怂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