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甲无数,一个不写段子、不写高八、专注清水正剧二十年、脑洞清奇的汉子

艾子9火影同人小说连载/完结专用,不作其它用途

同人/原创小说完结专用lofter:艾子不是矮子
aizi9songsang.lofter.com

胡霍衍生连载/完结专用lofter:艾子
(胡霍衍生鲍薄《远山》已完结)
songsangscx.lofter.com

韩娱同人完结存档专用lofter:潜水
qianshuiaizi9.lofter.com

所有作品版权归艾子9个人及个人社团§艾子不是矮子所有
不定时断更,填坑时间不定,入坑需注意

↓可搜索文章标签

© 怂桑
Powered by LOFTER

[鸣佐]木叶小强重生计划-章二十四

章二十四

 

“你……在做什么?”小樱瞪大眼看着朝她跪下的鸣人,不由得一阵慌乱,虽然是平时可以打打闹闹无所顾忌的同伴,但鸣人前世火影的身份还是根深蒂固,没有对她下跪的道理。

“……”鸣人先是冷着脸摇了摇头,随即像是被打开了什么开关一样开始磕头,跟不要命似地一下又一下用脑门砸着地面。

“你他妈的疯了?!”小樱赶忙上前想要把鸣人扶起,却被他一手甩开。

“……”小樱愣了愣,见鸣人又要磕下去,握紧拳头再次阻止。这一次她直接掐住了鸣人的肩膀,使得他无法挣脱,动作总算是停住了。

鹿丸悄悄溜了,顺便把想看热闹的李和天天也一同带了出去。

比起他们自己,鹿丸作为旁人的要看得更加清楚,光是鸣人此刻的举动就让他猜到了不少,这种事只能由他们亲自解决,伙伴们再怎样可靠也不适合插手。

小樱扶着鸣人的肩膀,想让他抬起头面对自己,却没想鸣人也是犟得厉害,无论怎样都不肯抬头。

“……漩涡鸣人你到底要怎样!”鸣人的表现让小樱也不由得上了火,使出怪力就将他猛地拽起,“你……”

她的声音猛然停住,震惊地看着眼前之人的满脸泪痕,蔚蓝的瞳孔似是染上了一层绝望的深色,涣散着不知焦点在哪。

“鸣人……你……”小樱一个怔楞,手上的劲不由得松懈了下来,鸣人趁着这个时候用劲挣开了小樱的控制,再度跪了下来。

“我知道已经晚了,但你一定要接受我的道歉……”

小樱见他这样不禁气结,同时又有些疑惑,“你在说什么?”

鸣人没有给她回答,只是垂着头一遍遍重复着,“对不起小樱……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所以你到底在说什么!”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他妈的你给我说人话!!”

鸣人的样子很不对劲,就像当初忽然间转型成专职火影前的几天,他也是这般崩溃到仿佛失去了理智一般。当时小樱还很尽职地跟在他的身边,对鸣人的发狂过程记得一清二楚,差点就到了要用镇定剂的地步。

她虽然不是很清楚原因,但和佐助有关却是确凿无疑的。

所以这一次,同样也是因为他吗?他到底说了些什么……和她有关的……

小樱心底不由得悸动了下,虽然很努力告诉自己要忘却,却每每在和那人相关的话题上慢了一拍心跳,多年的追随和习惯,并不是那么容易说改就改的。

脑子里蓦地闪过之前见面时的景象,那个人冷漠的表情和语气犹如正在发生一般得清晰,小樱猛然回过神,方才一刹那的动容瞬间消失了无踪。她皱了皱眉,不再去想。

再看鸣人,显然佐助是又和他说了什么,才使得他变成这幅模样。

鸣人的精神本不该这么脆弱的,随着声望一天天变高,他也沉稳了起来,渐渐习惯了将事情全部压在心底,就是这样成熟的他才获得了木叶村乃至全国的拥戴。可与之相矛盾的,他又很脆弱,在面对佐助的时候。小樱总共见他在非九尾狂化的状态下发疯过两次,均是因为佐助,这其中有多少复杂的情感,她想象不出来,也不愿去想象。

鸣人重复着不停的话头不知何时开始放慢,一副失了魂的样子,小樱看了于心不忍,弯下腰轻轻搂住他,在他耳边轻喃道:“错了与其自怨自艾,比如想办法去弥补,你说是这个道理吗?”

“……”鸣人微微抓住小樱环在他肩上的手臂,像个孩子一般小心翼翼地开口,“弥补了就会得到原谅吗?”

小樱几乎没见过鸣人这么自卑的模样,就算是上一世小时候被全村人唾弃的他,也是满脸阳光的笑容,而在之后的日子里,他将自己的阳光带给了所有人,从不间断地照耀着每一个人。就是这样温暖的他,此刻正脆弱得无声无息。

“那当然。”她点头应道。

鸣人释然地一笑,就如同放下了什么巨大的负担一样,眼神转而清明。

小樱十分不是滋味,却又松了口气,苦笑着将他从地上扶起,“鸣人,你不应该那么容易就失去自我的。”

“啊……”鸣人微微点头,看着小樱的眼神里还是有着沉重的歉意,“只是……我犯下了大错……”

他的目光太过复杂,小樱不敢与之对视,只是自嘲地勾勾嘴角,“错?你犯的错可多了,当年帮你善后都多少回了。”

鸣人轻声回道:“嗯……这次的……特别大。”大到,他的心脏都快要被那把自己臆想出的无形刀刃贯穿而过。

这样的鸣人小樱还是不太习惯,深沉的气氛并不适合他们一贯的相处模式,小樱用力拍拍自己的脸颊,挤出个笑容,“嘛,既然事情都过去了,就朝前看,我认识的鸣人不就是个只会勇往直前的傻子吗?”

“那要是前方没路了呢?”

“就用你的忍术造一条路啊,笨!”

小樱在笑着,鸣人也回应地笑了起来,两人的笑声越来越大,似是回到了上辈子那个无忧无虑的十二岁。

在山洞中回荡的笑声感染了所在的另外三人,虽不明情况也不由莞尔一笑,鹿丸大大松了口气,为麻烦事在他不得已出手前就解决而感到庆幸。只是他没能看见,隐蔽在两个大笑之人眼中的情绪。

一个死寂,一个哀愁。

他们都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也没捅破对方的伪装。

***

木叶村的凌晨和普通小镇没有区别,一样安静一样美丽,不会因为是忍者之村而又什么不同。

这一晚的月亮恰好露出一半,月光不算明亮,但也足够照亮脚下的道路。鸣人迈着小步,在难得没人的小路上,走向某个方向。

他其实很少会大半夜出来压马路,但今晚不知怎么就不想和鹿丸回去,分了个影分身权当交差,真身则不由自主走到了这里——陵园,这辈子还没踏足过的地方。

凌晨的陵园里有着一股阴森之气,让一向怕鬼的鸣人死命地打着哆嗦,他突然有些后悔为何要作死自己过来。

等了一会也没见发生什么事,鸣人清了清嗓子,挺直胸膛壮着胆就往里走,一边暗暗祈祷着各位前辈各位好汉不要来找他。

陵园和他记忆中的相比,规模小了很多,也没有那么多他熟悉的名字——三代、阿斯玛、自来也、宁次……这些在他灵魂上留下了深刻痕迹的人,这一世都还好好活着,鸣人莫名地松了口气。

他一路轻轻向陵园里不认识的忍者们鞠躬,生怕打扰了他们一样,脚步不停地走到了最里面最大的墓碑前。

——火影之墓,除了已逝的初代和二代,这里还埋着他的父亲。

他父母和其他在九尾入侵时牺牲的忍者们的葬礼举行时,鸣人已经被照顾他的婆婆从医院带了回去,那时候他还没有能力逃脱监控,连送他们最后一程都没有做到。这么多年来,鸣人从未来过这里,他怕在看到父母的墓碑时会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

在经过生老病死又重生这种经历后,鸣人再也不是能说着“男人之间是不用多说的”这种话的少年了,他渴望着来自父母的亲情,渴望着他们来唠叨自己,渴望自己身边有会关心自己会骂自己的亲人。这些,都不是雏田和子女能带给他的。

鸣人对着四代的墓碑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又朝边上小小的玖辛奈之墓点了点头,“老爸老妈,我来看你们了,没带什么东西真是不好意思啊我说,但我现在情况特殊以后再补给你们。”他说着,在墓碑前的小小石阶上坐下,双臂环住膝盖,淡淡地看着前方成片的坟墓。

“呐,其实我今天是有事想和你们说才来的,心里有点烦躁……旁边的初代大叔和二代大叔不可以偷听啊我说,这是我和老爸老妈之间的秘密。”没有人回答他,只有微风吹过树叶发出的“沙沙”声。

“今天小樱来找我说她找出团藏的下落了呢,啊对了,你们现在还不认识小樱,她就是个性格和老妈很像的人啦,可是她没能遇到和老爸一样的好男人……都是我的错……”鸣人的声音逐渐低沉了下去,忽又想起自己的目的,使劲摇了摇头,将飞散的意识拉回。“老爸老妈我不知道你们对团藏那家伙熟不熟,反正在你们死去八年后宇智波家族发动了政变,最后不仅失败还走上了灭族的道路和他脱不了关系。说起来啊你们不是应该和佐助他爸爸妈妈是好朋友吗?为什么会变成那样?他们见到我就和见鬼一样,根本不清楚他们到底怎么想的嘛我说。”

鸣人撇撇嘴,又将话题一转,“佐助的话老妈你应该记得吧?就是你说像小女孩一样可爱的美琴阿姨的儿子哦,他可是我最重要的羁绊啊我说!”他用力点了点头,“对没错,只要是为了佐助好我什么都可以做!”

“所以……我想阻止宇智波的政变和灭族,我不想再一次看到佐助陷入仇恨了,虽然他也不是小孩子了……嘛,这不是今天的主要目的啦,我只是想说团藏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木叶,即使不惜手段,他本意没错不过是用错了方法,但我如果真的阻止了宇智波,万一反过来使村子受到损害怎么办……老爸老妈,我现在好怕做出决定,我怕再次造成什么无法挽救的后果。”

仍旧是一片树叶“沙沙”声似是在响应着他一般响起。

鸣人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丝苦笑,“你们是让我自己做决定吗,真的好困难啊我说……宇智波的事必须要插手,这是毋庸置疑的,可究竟要用什么办法比较好我还一点头绪都没有,事到如今只能尽可能地积攒起力量,以备不时之需。鼬将佐助托付给了我,我可不能让他失望啊……”他长叹一声,“小樱和我说要往前看,没路就造路,除了用在弥补我犯下的错之外,不知这里适不适用呢……”

“我是真的……不想让老爸你努力管理好的木叶有一点闪失啊我说。”

“还有佐助,也同样……”

……

和父母絮絮叨叨说了很久,再站起身时天色已露出了灰蒙蒙的亮光,鸣人伸懒腰打了个哈欠,朝两座墓碑摆了摆手,“老爸老妈,心里压着的一大堆话说出来感觉好多了,下次再来找你们哟。”

他正要离开,忽地听见了一丝动静从远处传来,鸣人脸色一凛飞快闪身躲到了最近的一棵树上,并隐蔽起气息。

一个身影在他离开的同时瞬间出现在了刚才的位置上,是个带着面具暗部打扮的青年。

鸣人倏然瞪大眼睛,只听得青年开口道——

“早上好,老师,师母。”


评论
热度 ( 48 )
  1. 墨白怂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