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甲无数,一个不写段子、不写高八、专注清水正剧二十年、脑洞清奇的汉子

艾子9火影同人小说连载/完结专用,不作其它用途

同人/原创小说完结专用lofter:艾子不是矮子
aizi9songsang.lofter.com

胡霍衍生连载/完结专用lofter:艾子
(胡霍衍生鲍薄《远山》已完结)
songsangscx.lofter.com

韩娱同人完结存档专用lofter:潜水
qianshuiaizi9.lofter.com

所有作品版权归艾子9个人及个人社团§艾子不是矮子所有
不定时断更,填坑时间不定,入坑需注意

↓可搜索文章标签

© 怂桑
Powered by LOFTER

[鸣佐]木叶小强重生计划-章十八

章十八

 

“你回来了。”

“啊。”

“任务顺利?”

“嗯,很顺利。”

“……”

“家中……最近没出什么事吧?”

“还算正常。”

“几个意思?”

“字面意思。”

“……”

宇智波止水没再开口,定定地看着方才和他一问一答的鼬。虽然说是说一切正常,但止水还是能从对方脸上看到一丝疲惫。

此时的鼬刚满十岁,才升上中忍不久,但因自小天赋过人,鼬从五岁就开始接触家族内部事物,同时也因与止水相交甚好,深得族中长辈赏识,所以有些事,他一定会比长期出任务在外的止水要更为清楚。

“你……”止水皱了皱眉,没继续说下去,转而换了个话题,“说起来你弟弟佐助呢?”

一提到佐助,鼬紧绷的脸色稍稍放缓了些,“他上学去了。”

止水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原来如此,说起来也到了上忍者学校的年龄了呢。”

“是啊……”鼬抬起头看向远方,目光稍显涣散,不知是在想着什么,语气也变得缥缈起来,“都五岁了啊……佐助……”

***

止水只能隐隐从家族和木叶互相之间的态度来判断现在的关系究竟僵化到了什么程度,他在家中地位再怎么高也因常年不在家而导致消息不算灵通。他无法问鼬,在确认对方的立场之前止水问不出口,这其中的关系牵连太过庞大,不是鼬这个十岁的孩子可以承受的。

止水想要独自解决,但奈何他是真的需要一个眼线,而此人从哪方面看都属鼬最为合适,先不说他在家中的受重视程度如何,光是他父亲是族长这一点他就拥有着于监视而言最为便利的条件。在与鼬见面后简短的几句对话中,止水能听出他不是没有察觉只是不想牵涉过多,要想改变一个人的想法并不容易,止水现在只能顺其自然,他相信以鼬的聪慧一定能够透过表面看到事情本质,只要等待即可,总会有鼬成为他同伴的那一天。

而在宇智波有大行动之前,止水也没法四处去收集消息,说到底还是目标太过明显。三代时常有意无意向他透露些宇智波动态的举动已经令人感到惊讶,他若再不知好歹去大肆打听调查,恐怕会被有心人抓住把柄。

所以他现在什么都不能干,担忧也好预感也好,他宇智波族人的身份都注定着他受到诸多限制,仿佛一把无形的枷锁时刻禁锢着他。

看着鼬去迎接刚放学回来的佐助,冷漠的脸上难得出现了丝笑容,他只有这种时候才像是一个拥有正常情感的人类。止水索然无味地瞬身离开,前往三代的办公室。

有些心里话,和任何人说都不合适,三代却能很好地担当一个倾听者。但三代的地位还是摆在那,不到必要时刻止水也不会和他提出要求,即使是事关宇智波和木叶。

他现在的身份还是两者的联系人,在接任者出现前他必须隐藏自己的立场,就算是鼬这个挚友也不能透露。

离开族地范围时,止水像是受到什么感性似地下意识朝一个方向看去,一抹亮眼的金黄瞬间映入了他的眼。

——那个是……

止水眯了眯眼,身体先于大脑指示隐入暗处,看着那边看似十分和谐的一大两小。

——四代的儿子?为什么会和鼬的弟弟在一起?

九尾入侵事件过后止水就很少回村了,只知道其中有出现过对这孩子十分不利的流言,后来在他住到奈良家后才逐渐减少,但仍旧不改变村民对他的漠视。

算起来他的年龄也的确和鼬弟弟一样大,是上学的时候了,可此时距离开学才没几天,其中还有流言的影响在,他们怎么那么快就熟悉了?

虽然四代儿子的身份是绝对保密的,但并不是没人知道。宇智波富岳的权利即便被变相削弱了也不改变他担任着重要职务的事实,况且他也经历过那次大战,更是曾与四代兄弟相称,鸣人的身份他绝对是心知肚明的。

此刻见到这种场景,止水不由得神经一紧。

——莫非拉拢四代儿子也是富岳先生计划中的一环,用来牵制木叶吗?

他越想脸色越难看,看着鼬的目光也不自觉带了些不解。

——如果真是那样,那么鼬便是知情的执行者?他是站在家族那边的?

他不认为以鼬的心思成熟会被幼稚的谎言所骗,只要是他做的事便一定会将其前因后果全部摸清。换言之,若此事真的是鼬受到家族的指示,那么他的态度便显而易见了。

面对这个从小到大的挚友,止水第一次为他们之间立场不同而感到为难。在很多方面,再没有比鼬更能理解他的想法的人了,过去这么多年他也总是坚信着鼬会怀有和他相同的意志,可现下看来,或许一切都只是他个人的臆想。

止水轻轻抚上自己的眼睛,眼中一片肃然。

如果事情真的到了无法挽救的地步,他就算要亲手杀了鼬也要阻止,就用他这双眼睛。

宇智波和村子,必须找出一个平衡点,无论哪方被吞并,都不会是一件利人利己的好事,宇智波族人现在已经被不甘冲昏了头脑,要想改变这种现状就得从源头把握。

如果可以,止水不希望会有用到他眼睛的那一刻。

***

父母、哥哥、族人,所有人都在,没有灭门的惨剧,没有鼬背负的使命,没有心中压抑的仇恨……佐助在这种家庭氛围下努力不过多去想起那即将发生的事。

他实际上已经调查过了很多,离那个时间点越近他就越奇异般地冷静。

佐助很想装作前世小时候那样会对双亲和兄长撒娇的孩子,然而正因经历太多才无法自然地做出那样的举动,他会偶尔分神,会偶尔沉默,很少露出属于他这个年纪该有的天真笑容。他被喻为宇智波家几十年来超越鼬的天才,但他仍感到远远不够,重生一次后即使万花筒还在,但由于眼睛同样是新生的,也就是失去了永恒万花筒,要想拥有更强大的力量,那是必须条件之一。

上辈子三十不到就去世了,虽然寿命不算长,可那段时间佐助一直云游四方,也见证了不少人情世故,想法总算是有些改变的。木叶的黑暗面在他看来是必须取缔的,有一次宇智波事件,那肯定就有第二次,所以无论如何都要覆灭它,但同时宇智波也不是毫无过错,至少发动政变的想法过于一意孤行,才将与木叶维持表面良好的那条绳索彻底剪断。

然而佐助毕竟是宇智波,即便他有这些领会,他仍是会站在宇智波的立场上,他做不到止水和鼬那般跳出宇智波的条框看待问题,再大的过错也应以家族利益为优先,佐助就算不再计划毁灭木叶,可为了宇智波他还是会做出相应的行动。

他并不是没有过保护村子的念头,只是他想保护的木叶和鼬想保护的木叶终究有些不同——前提条件在于火影是谁,卡卡西和鸣人在位期间,木叶就是他唯一想要守护的地方,因他知道在谁的管理下村子会是什么样,黑暗一定还会有,却是在可控范围,也达到了佐助的理想标准,于是他才可以彻底放下心来。

但现在的木叶不是,目前黑暗势力正在迅速发展阶段,将宇智波看作威胁木叶存在的有之,以团藏为首打着宇智波家写轮眼主意的势力也不少,可谓四面楚歌无法掉以轻心。

佐助便是在这样暗波汹涌的氛围下迎来开学的。

虽被誉为天才,该走的流程还是要走,他有些不情愿地被父母送去了忍者学校,不出意外地看到了那些对他而言有些尴尬的昔日伙伴们。他们于佐助来说是真正得到认可的同伴,上辈子无论是在木叶做下忍时亦或是叛逃后他们都一如既往待他如初,嘴上说着不信任,却在他回归后处处维护,更为他准备好了一切,光是这一点,佐助就从心感到感激和愧疚。

宇智波是懂爱的一族,一旦被他们承认就会得到最真诚的相待,佐助说不出好听的话,心中所要表达的意思却是不言而喻。

佐助没有刻意与他们对上视线,不自然地坐到了角落的位子上,闭眼听着教室里其他学生叽叽喳喳说着“宇智波”也毫不理睬,随即就有人跑到了他的身边,一个又一个。

不用看也知道是谁,佐助抬起头,看着这些只存在于记忆深处的同伴幼时的模样,不禁有些感慨。他们的表情依旧同上一世自己宣布回归木叶时候一样,面带笑容,似是在说着“欢迎回来”,莫名的,佐助心情一松,回以点头。

大家内心都不再是孩子了,有时候眼神就能传达一切。

他们又都回到了自己的位子,像个普通孩子一样与周围的同龄人打闹嬉戏,仿佛刚才的那一幕只是错觉。佐助略感疲惫地眯起眼,趴在了桌子上。

——小樱和那家伙,都不在。

佐助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意这种细节,但他所想的确确实实就是这种自认为的小事。比起与其他人可轻易承认的伙伴关系,那两人与他则是剪不断理还乱,很多事无法一言蔽之,具体追究起来将会是说也说不完的长篇大论,所以佐助不想理清,他想结果一定会是无比糟糕。

耳边忽然响起了那个熟悉的聒噪声,佐助蓦地有了不详的预感。

那个他不想知道的糟糕结果,或许很快就会被扒开外面包裹着的厚厚尘泥,摆在他的面前。

***

鸣人憋了好多天没去与佐助搭话,他很清楚对方肯定不会理他。鸣人的忍耐力比起上辈子来说有了飞跃似地提升,毕竟他那一肚子想对佐助说的话,在二十九岁那年起就没了吐诉对象。他最后一次和佐助面对面对话,大抵就是佐助三十岁生日那天,大概,那也根本算不得对话。

二十九岁到八十六岁,那些话在他心里存了整整五十七年,再加上重生后的五年,总共六十二年,比起佐助死时的年纪还多了一倍有余。

区区几天在那六十二年的岁月里压根算不上什么,所以鸣人能够等,等到对方愿意敞开心扉与他交流的那一天。

当然那仅限于讲话,行为方面他对自己完全不做限制,有什么冲动就做什么,大家也都想尽办法为他摆平所有可能会有的麻烦,他们知道佐助是鸣人的心病,解铃还须系铃人,唯有佐助才是鸣人的“良药”。

于是才开学没几天,佐助身后就多了一个永远不开口的跟屁虫,换做普通孩子也没什么大不了,偏偏还是曾经四代火影的儿子,鼬不得不被此引起注意。

他犹记得在大战没几天后,他的母亲牵着他的手站在病房外隔着透明的玻璃窗看着里面那个小小的孩子,喃喃着玖辛奈阿姨的名字,那种悲戚他至今无法忘却。

父亲和四代,母亲和玖辛奈阿姨,佐助和叫做漩涡鸣人的四代之子。

这世上的事有时就是如此,兜兜转转,最后都会连成一条近乎圆形的线。


评论
热度 ( 66 )
  1. 墨白怂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