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甲无数,一个不写段子、不写高八、专注清水正剧二十年、脑洞清奇的汉子

艾子9火影同人小说连载/完结专用,不作其它用途

同人/原创小说完结专用lofter:艾子不是矮子
aizi9songsang.lofter.com

胡霍衍生连载/完结专用lofter:艾子
(胡霍衍生鲍薄《远山》已完结)
songsangscx.lofter.com

韩娱同人完结存档专用lofter:潜水
qianshuiaizi9.lofter.com

所有作品版权归艾子9个人及个人社团§艾子不是矮子所有
不定时断更,填坑时间不定,入坑需注意

↓可搜索文章标签

© 怂桑
Powered by LOFTER

[鸣佐]木叶小强重生计划-章十五

章十五

 

小樱低头看着地面,脚尖无意识地蜷起,并微微震颤着。重生后,她几乎没有在白天出来过,根本没想过会在这种地方遇上这个人。无论何时何地,只要这个男人在她附近,她所有的冷静和自持似乎都会消失无踪,仿佛是被下了什么诅咒一般,让她在爱中感受恐惧,在敬畏中寻找爱情。

她也曾在当年鸣人的促成下,他对自己说出“那就结婚吧”这几个字的时候,天真地以为过去整日追逐着他的颠沛流离的不稳定生活即将结束,没有哪个女人会不渴望有个稳定的家庭和幸福的生活,就算小樱是名震忍界的“新三忍”之一,她在感情方面也不过是个普通的女人。可事实却是让她失望不已,明明心中有所预感,却仍敌不过那一幕真正发生在自己面前时所产生的巨大痛楚。

在排场不算大的小型婚礼上,小樱一度以为自己是最幸福的人,付出了那么多年的感情终于得到回报,使她被短暂的喜悦蒙蔽了双眼。婚礼过后,被灌得微醺的两人有了一次并不美好的激情之夜,随后在新婚的第二天早晨,佐助便无声无息地消失在了木叶村中,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野里。

那之后小樱就怀孕了,在女孩成为女人后的不久——她对一些事有着本能的直觉,在洞房前就利用自身医疗忍者的优势将身体的激素提到了最高,即使是匆忙的一次,也如她所愿怀上了孩子。

她开始并没有声张,可还是被同为女人的雏田和井野等人发现了端倪。道出真相后,最激动的不是其他人而是鸣人,亢奋状态下将村中所有紧急联络用的忍鹰全部放出,飞向世界各地寻找佐助传递消息。

小樱看似毫不在意,内心却是十分紧张的,毕竟这个孩子意义不一样,属于真正的宇智波后代。所以,她本以为在见到丈夫后自己能够看到他惊喜的表情,却没想等到的只是一脸的不屑和冷漠。

“血统不纯的杂种。”

佐助只丢下这么一句话便再度离开了村子,鸣人嚷嚷着要为小樱讨说法,堂堂火影呲牙咧嘴地追着他出了国境,回来时已是两三天后,带着浑身的血污,同往日一样傻笑着,然而独独不敢对上小樱的视线。

结果显而易见。

无论怎样都无所谓了,当年心如死灰的她是这么想的。红来找她安慰过,说再怎么样孩子他爸还在世上,千万不要放弃希望。小樱只是惨笑一声,回问了一句。

她说,红老师,要是夫妻之间连联系起来的纽带都没有的话,该怎么办呢?

小樱知道红不会回答,当初阿斯玛就算殉职离开人世,也是带着红满满的爱意。这种爱情不会因生死而阻隔,令他们活在彼此的心中。

而明明活着,却如同死了一般的诡异辩白,红是不会理解的。

绝对不会。

佐助偶尔会回村,真的是极其偶尔,有时一年有时两三年,即便回村也只会径直杀向火影办公室,和鸣人二话不说大战三百回合,对妻子的她从未有过一点关心。小樱从一开始的不适到后来的漠视,究竟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无人知晓,当今世上最出名的女忍,在外一派强硬,于内也不差分毫,她将所有的悲戚全部归于命运埋入了心底,再也没有展露在任何人眼前。

膝下的女儿渐渐长大,小樱便将所有的精力全部投入了女儿身上,她不希望女儿会因没有父亲陪伴在身边而缺失什么,就如同当年的鸣人佐助一样。

女儿的名字是她取的,在心中明白孩子他爸是不可能回来“赐名”后,新生儿登记时就用了她设想已久的名字,不管如何,至少名字开头的“SA”还是同她那个没怎么给她留下印象的父亲一样,这似乎是除了“宇智波”这个姓氏外唯一能算作是他的后代的证明。

可有些事终究是无法弥补的,当女儿看着佐助小樱唯一的合照——准确说来上面还有另外两人的七班集体照时,对比了下照片上的父母和自己的年纪,一脸漠然地说出了“我不喜欢爸爸”这样的话,小樱没有问她为什么,只是红了眼眶。

如果可以重新选择,她宁愿女儿没有出生。如果能再往前,她希望自己不要轻易答应与佐助成婚。如果能够时间倒退,她会告诉曾经的自己:放弃佐助吧,毫无意义。

如果,如果。

世上哪来那么多如果。

***

低着头的视野里出现了一双白皙的足,小樱曾为此向井野等人抱怨过多次,一个男人要那么雪白光洁的肌肤是要女人怎样如何如何。前世结婚前,每每看到总会不自觉心跳加快,可现如今,却反而让她颤栗着的心房平稳了下来。

小樱摸了摸脸,知道自己的变身术瞒不过眼前之人,虽然该术传自五代火影,但毕竟没有她师傅为了逃脱债款的惊险磨练,只是一瞬间便漏出了马脚。她结了个印,与她形象并无太大关系的少女脸颊缓缓变回了自己的模样。

佐助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心中再次起了些波澜,他微微侧过头,朝着森林深处的方向,“这里不适合谈话,我们换个地方。”

“……”小樱咬紧了嘴唇,一声不吭地跟在了他身后。

谈?有什么好谈?是欠她负她还是什么?

小樱思绪混沌着,脚下却是没有放慢速度。

两人停在了森林内的一条小溪边,一个在前,一个在后,一个直视前方,一个看着脚下,完全没有任何交流。

“……”小樱微微抬头瞥了眼前面那个人的后背,团扇纹徽印在白衣上,正对着她的方向,仿佛在发出无声的嘲讽。

她摸了摸自己上衣的领口,那里没有传来火灼般的温度。这种触感奇异地使她稍稍松了口气,焦躁的心绪也平复了不少。

小樱深吸了一口气,看向前方的背影,缓缓开口:“呐,佐助君,我之前去过南贺神社了。”

“……”佐助依旧一言不发,不过身体却是微微侧了过来。

小樱紧紧揪住自己的衣襟,语调有着不易察觉的颤抖,“与宇智波的联系……大概不管哪一世都不会消失,所以……我在神社的神树上系上了我的请求……”一入宇智波家门,将生生世世逃离不了这个家族的束缚,正如同先前小樱衣领上的那个宇智波家徽一般。

南贺神社是宇智波家的所属地,其地下空间为他们的秘密会议集合地,上方的神社则是宇智波公开祭祀的地点。神社中的神树据说不受时空束缚,对宇智波的愿望和请求有着无以伦比的效力。

“是吗……”佐助清冷的嗓音传进了小樱的耳朵,毫无情感。

小樱不由得自嘲地笑笑,本就不指望这个人会有任何反应,心存幻想什么的少女心情她早已抛弃。

——从宇智波的束缚中脱离。

这是小樱对神树的请求,比上辈子对鸣人“一生的请求”更为诚恳。

后来,她的宇智波团扇家徽便消失了,联系着这一世她和佐助的唯一的羁绊消失了。

她亲手斩断的。

心情莫名开始变得烦躁,小樱心乱如麻地握紧了拳头,“那……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她急于逃离这里,从这个令她感到窒息的男人身边离开。

“……莎拉娜后来怎么样了?”

没有情绪起伏的声音再次响起,小樱正要离去的脚步生生顿住。

一时间她忽然不知道该做怎样的表情,是气恼他对自己的无动于衷,还是欣慰他心里还有女儿,但无论哪个,都和现在的她没有太大关系了。

小樱扯了扯嘴角,“莎拉娜二十岁的时候开了万花筒,你肯定想不到吧,左眼的能力是月读,右眼是天照,真像是你和鼬的延续……”

佐助在背向小樱的角度轻微皱了皱眉,“她杀了博人?”虽然很少对女儿给予关注,但佐助还是知道她对哪些人比较上心的。

“不。”小樱闭上眼,阻止了即将发泄而出的悲痛,摇了摇头,“是……她和博人的女儿……也是我们的外孙女……”

“……”

“我们都太低估自己的查克拉遗传了……”小樱死死抓着手臂,向佐助诉说起了那个没在世上存活多久的外孙女。

“父母的查克拉是会遗传一部分到下一代的,曾经‘新三忍’的后代们,遗传的力量尤为不同。莎拉娜和博人都是直接的下一代,我们的力量还能中和,没有表露出什么异常。”小樱说到这里顿了一下,随即表情开始狰狞,语气也急促起来,“可由于你和鸣人的查克拉太过霸道,在隔代出生时又跟着遗传了去,跳脱了原先莎拉娜和博人体内的牵制,破坏了平衡,他们女儿未完全成型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住那种紊乱,才出生没几个时辰,就……爆体而亡了。”

“……”

小樱垂着头,刘海的阴影挡住了大半的脸,看不清表情,“莎拉娜的万花筒就是在那个时候开的,她几乎是疯了……拖着生产后还没恢复的身体差一点就把医院毁掉,是博人以一条手臂的代价制止住了她。”

佐助有一瞬间的失神,“手臂……?”

“是啊……还是右臂呢,和他爸一模一样……”小樱松了松手,更加用力地握紧,“呐佐助君,我以前呢,是完全不信报应这种事的,可看到莎拉娜和博人,看到那个惨死的外孙女,我便知道了那种因果关系是有多么得强烈。”

“我们做的孽,绝对不能让后代来偿还。”

“所以佐助君……虽然我很想莎拉娜,但这辈子一定是见不到她了呢……”

……

小樱转过身,一步步走离了那里,临走前的话在佐助的耳边振聋发聩。

“佐助君,我希望这一世我们还能重新建立起伙伴的羁绊,但你若要做什么其他的事,我赌上一切都要阻止你,你要相信我做得出来。”

“……”

佐助垂眼在原地站了一会,随即冷哼一声,倏尔消失在原地。


评论 ( 1 )
热度 ( 62 )
  1. 墨白怂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