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甲无数,一个不写段子、不写高八、专注清水正剧二十年、脑洞清奇的汉子

艾子9火影同人小说连载/完结专用,不作其它用途

同人/原创小说完结专用lofter:艾子不是矮子
aizi9songsang.lofter.com

胡霍衍生连载/完结专用lofter:艾子
(胡霍衍生鲍薄《远山》已完结)
songsangscx.lofter.com

韩娱同人完结存档专用lofter:潜水
qianshuiaizi9.lofter.com

所有作品版权归艾子9个人及个人社团§艾子不是矮子所有
不定时断更,填坑时间不定,入坑需注意

↓可搜索文章标签

© 怂桑
Powered by LOFTER

[鸣佐]木叶小强重生计划-章八

章八

 

历史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在所有人不知不觉中。

最先察觉的是宁次,契机就是刚过不久的日向宗家长女诞生庆典。上辈子他的记忆中是没有这一段的,或许可以用年纪尚幼而遗忘了为借口,但从族人包括自己父亲的态度来看,自己第一次见到雏田的的确确是四岁的时候。

他犹记得自己在四战的战场上死去,再醒来时竟看到了几乎已经在记忆中消失了的母亲,同鸣人一样,他以为是做梦过,以为是幻术过,可最终聪慧过人的头脑直指向了真相——重生,这种几乎是天方夜谭的事。

上辈子除了生命的最后关头保护了鸣人,宁次几乎没有守护住任何一个自己想要守护的人,回天一旦失去了守护的力量,它将会变得一文不值,宁次深谙这个道理。在刚明白过来自己获得了人生重来一次的机会时,他有过犹豫,是照着上辈子重走一遍,还是改变自己的命运,这是一个艰难的抉择,两个选项均有利弊,他无法果断作出决定。

宁次这一迟疑,整整有一年多,直到九尾入侵木叶村,他才意识到再不选择那么一切都可能重蹈覆辙——潜意识里,他毕竟是不想再来一次的。

扭转历史,说起来容易,真当要实行时,宁次方才发现无从入手。他想到了很多,比如阻止父亲赴死,阻止宇智波鼬灭门,甚至阻止木叶高层的阴谋——当然除了第一条外其他对他来说几乎没有实现可能——他牺牲时连十八岁都不到,就算带着上一世的查克拉重生,比起鸣人那种变态以及其他同期们的大器晚成,他的实力已然从当年的第一落到了最后,像他这种程度,可以说能发挥出的作用不过九牛一毛。

他不免有些自怨自艾,意识到自己只剩变强这一条路,可偏偏离他能够修炼不受人注意的年龄还有一段时间,到那时候该发生的都已发生,绝不是仅凭他的能力可以挽救的了。于是他想到了放弃,要不就干脆顺其自然。

宁次开始了安安稳稳装婴儿的生活,也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将父母的样貌牢牢记在了心里。这是一种离分别前的本能,他心中清楚地知道父母过不多久就会离开人世,而了解一切经过的自己却没有能力阻止,胸腔中满是悲哀的苦涩。

想要改变,却无力改变,他第一次理解了当年鸣人眼睁睁看着佐助走时的心情,那似乎是一种弱小的证明。

不甘心,曾经作为一个首屈一指天才的他,非常不甘心。

原以为他唯有安静长大这一条路可走,至少也要等到被带去宗家打上烙印时再想法子,可转折点就在他自己都没有意识的不经意间发生了。宁次虽然只年仅一岁,但内心毕竟是个成熟的少年,先前喝奶是作为一个婴儿所导致的身体本能反应,然而随着成长,他渐渐脱离了对奶水的欲望,面对着母亲袒露的胸膛总有种说不出的别扭。

终于,他在母亲一次喂奶时不自觉地表现出扭捏,并小声提出了抗议。正是这一句不假思索脱口而出的话,令日向家出了天才的消息不胫而走,宁次自己则毫不知情。

该消息的传出,正好落入了两个人的耳朵——

“呐,李,日向家那个天才会是宁次吗?”身着白色旗袍装的十七岁模样的少女低头问了声怀中抱着的婴儿。

浓眉大眼的婴儿吮着指头想了一会后摇了摇头,发出了呜呜咽咽的几声。

“嘛,也是呢。”少女无奈地笑笑,“日向家从来不差天才,这种特征也太不明显了。”

婴儿十分赞同地用力点头,顺便溅出了些许口水。

***

虽然把佐助跟丢了,但好在与日向两人联络上了,也不算毫无收获。趁着宾客退场查克拉混乱的档口,井野用心传身之术直接以精神和雏田宁次对话,不出意外听到了两人惊呼的心声。

他们似乎都还不知道除了自己还有其他人一同重生,惊愕之下立刻对视了一眼,才发现刚才所听到的并不是错觉。

“两天后的晚上想办法溜出来,在后山四代曾经修炼过的山洞集合,地点你们应该知道。”山中夫人抱着井野随着人流出了大厅,距离越远所需要的查克拉便越多,波动也会越明显,井野不得不在到达短距离心传身的极限时,匆匆忙忙甩下了这么一句话。

虽然有些意味不明,但宁次和雏田装作不经意地交换了个眼神后就都了然了。

——看来不仅是与他们对话的井野,其他人也都在,并且早已建立起了联系脉络,只等他们两个集合了。

算起来雏田出生不过三四天,刚从皱巴巴的肉团长开,四肢瘫软无力,也敌不过婴儿爱睡的天性,怎样离开还是问题。她终归不是鸣人那样的变态,出生才几个钟头就有精力大哭大叫。

而才意识到历史开始偏离轨道的宁次正愁下一步不知该怎样做时得知了这个消息,就不仅是欣喜一词可以概括的了。就如同当初一般,只要大家都在的话,没有什么事是完不成的吧。

到了约定的晚上,宁次早早做好变身术和影分身术的准备,凭着对大宅地形熟悉的优势,神不知鬼不觉地溜了出来。他有些担心雏田,先不说刚出生的她能否完美掌控查克拉的比例,以达到实力升到顶峰的目的——那是次要的,关键在于日向宗家的门禁。

日向分家和宗家重要程度不一样,所采取的对应策也不尽相同。分家是宗家的影子,只要死,就会自动触发额头上的封印,连同白眼也会被一起毁尸灭迹。这就间接说明了分家护卫方面薄弱的原因,不是实力强大到有自信抵御任何外敌,而是比起宗家来显得无足轻重罢了。

上辈子在与宗家和好后,宁次便常常来宗家修炼,对这里的熟悉程度不亚于自己家。他开着白眼巧妙地避开了巡逻的守卫,在一面围墙脚下停下,随后轻巧地翻身进去。这里是距离雏田房间最近的围墙,从这里进去后只要穿过一条回廊就能到达。

宁次记得雏田曾经说过,她那个房间是从出生起就开始住的,他又对雏田的生母没什么印象,想来雏田在自己房间的可能性最大。宁次蹑手蹑脚地走到那间上一世进去过数次的房间门口,小心翼翼地将房间内和周围全部扫视了一遍,才飞快地将门拉开一条缝钻了进去。

雏田还没睡,但显然看出来是和本能的睡意对抗了很久,一见宁次进门,她立刻张开小手臂,挥动着表示自己已做好准备随时可以出发。

毕竟还是太小,双手暂时还没灵活到可以结印的地步,以致于雏田眼中闪着连变身术都完成不了的窘态。

宁次上前将她从摇篮里抱出,而后放出一个影分身变成了雏田的模样,乖乖躺到了床上。

“这样就行了。”宁次将室内的查克拉痕迹全数抹去,这才放心地带着雏田朝集会地点赶去。

……

“呐……刚刚那个是不是宁次?”

“唔……”

依旧是一大一小,正盯着宁次飞快消失的方向愣愣地出神。

“果然相信我作为女人的第六感今晚出来压马路是很明智的选择!”少女得意地握了握拳,在婴儿拼命地拉扯衣服时才终于回过神来。

“啊啊呜呜啊呜!”

“你是说快追过去?不行啦,虽然不清楚宁次的目的是什么, 但贸然跟上去总是不太好的,万一人家有急事呢?”

“唔唔唔!!”

“我不去你去?开什么玩笑!”少女改为一只手提着婴儿的衣领,一脸为对方没长智商而痛心疾首的表情,“李啊,我可不认为一个连变身术这么基础的术都做不到的人能够现在立刻马上用你这副没经过锻炼的身体可以跟上那个速度。”

“啊啊啊!!”婴儿眼里冒出了火光,那是少女前世最熟悉的白痴师徒名为“青春之力”的精神亢奋状态。

这种状态能使身体细胞得到最大程度的激活,发出高于自身力量的攻击——当然,那仅限于使用者有力量的情况下。

“好好好……”少女翻了个白眼,用一根指头轻轻松松地压下婴儿挥舞着的手臂,随即看向宁次消失的方向。“要说不在意……是不可能的……”

婴儿振奋地举起拳头。

“嘛,那还是跟过去看看吧,别被发现就好了。”

***

“好慢啊!”宁次刚进入山洞就听到了那么一声熟悉的抱怨,往里踏进几步,当即看到了那一个个潜藏在记忆中的身影,不变的样貌、不变的表情,就和前世他们准备着即将开始的四战一般,仿佛过了很久,又仿佛就在眼前。

小樱井野站在鸣人的两边各给他招呼了一拳,然后在后者惨叫声的背景音下朝宁次伸出了手。

她们在微笑着,刚被揍仍在揉脑袋的鸣人也对他露出了大大的傻笑,还有后方站着的鹿丸丁次牙和志乃,都在那一刻默契地伸出了一只手。

“欢迎回来。”

他们说道。

不同的声线奇妙而又和谐地融合在了一起,组成了最动听的话语。

一种说不出的情绪忽然泛上来,阵阵酸意侵袭上了感官,宁次悄悄吸了吸鼻子,微微撇过头用力眨了眨眼睛,将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憋了回去,随后大步走向了笑意盈盈的伙伴之间。

“啊,我回来了。”


评论 ( 3 )
热度 ( 61 )
  1. 墨白怂桑 转载了此文字